作品介紹

命運干預師3


作者:堯啟     整理日期:2023-04-25 06:48:50

  游樂(lè )園事件后,一個(gè)自稱(chēng)時(shí)序局干事的男人唐靖堯找到步宴晨,給她扣上了‘時(shí)序浪人’的罪名,原因是他在荒廢游樂(lè )場(chǎng)找到了木子的尸體,經(jīng)過(guò)尸檢和基因比對后,發(fā)現木子竟然就是30多年后的步宴晨,這背后到底是誰(shuí)在操控一切。
  黎明的傳承
  黎明前的廢棄游樂(lè )園,暗淡的風(fēng)呼嘯著(zhù)。旋轉的星野映襯著(zhù)這座凋敝的黑色樂(lè )園的剪影,宛若一座巨大的墓園,同時(shí)埋葬著(zhù)過(guò)去和未來(lái)。
  一個(gè)黑衣男人站在這片荒涼之上,緩緩抬起手感受風(fēng)的溫度,在他掌心緩緩合上的瞬間,身后亮起了成千上萬(wàn)猩紅的光芒,響起山呼海嘯一般,螺旋槳葉旋轉的破風(fēng)聲。
  他的手往廢棄游樂(lè )園的中心一指,成千上萬(wàn)架無(wú)人機便蜂群一般朝游樂(lè )園撲去,海嘯一般的聲音鋪天蓋地在游樂(lè )場(chǎng)上空盤(pán)旋,匯聚成一股紅色的龍卷風(fēng)暴,于此同時(shí),他的腦海中,也逐漸顯現出整個(gè)游樂(lè )園的實(shí)時(shí)建模畫(huà)面。
  一架無(wú)人機懸停在一具女尸身前,那具女尸以一種怪異的姿勢倒在銹跡斑駁游樂(lè )設施的構架上,胸口有一個(gè)漆黑的窟窿,血腥的畫(huà)面瞬時(shí)傳導到那個(gè)黑衣男人的腦中。
  “元老B?死得那么難看可惜了呢,幫幫你吧!焙谝履腥藦堥_(kāi)手,五指緩緩并攏。隨著(zhù)他的動(dòng)作,五架在女尸邊盤(pán)旋的無(wú)人機緩緩降落在她的身邊,然后分秒不差的同時(shí)爆炸,爆炸產(chǎn)生的高溫瞬間將女尸的尸骨融化無(wú)蹤,沖擊的波動(dòng)沿著(zhù)地面傳導,導入游樂(lè )園中心假山之下,昏暗地道內。
  假山內部,鋼精交錯的穹頂之下,廢棄舞臺上放置著(zhù)兩套精密儀器鏈接的座艙,兩套座艙里面分別躺著(zhù)寧霄鴻和木子,此刻她們都恬靜安詳的躺著(zhù),仿佛在母親的胎盤(pán)里做著(zhù)美夢(mèng),她們的后腦勺都有一個(gè)腦機接口,他們的腦機接口通過(guò)座艙串聯(lián),身上插著(zhù)各種導管,導管又通過(guò)座艙的端口連接各種維生設備。
  “這套設備就是元老D用來(lái)傳導意識的設備吧?”Nina站在沈沐的身后,看著(zhù)他嫻熟操作的那套設備有些眼熟,好像在一份Fate的內部材料中見(jiàn)到過(guò),問(wèn)道。
  “嗯!鄙蜚孱^也不回的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操作完一切后,他走到木子所在座艙前,透過(guò)封閉座艙的鋼化玻璃,看著(zhù)躺在里面的那個(gè)女人,她依舊帶著(zhù)步宴晨的人皮面具,沈沐看著(zhù)她,仿佛看著(zhù)步宴晨。
  “這套設備是用溫煦的意識轉換設備改良的,它能連通兩個(gè)AI的意識,共造同一個(gè)夢(mèng)境,通過(guò)這套設備,木子現在應該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寧長(cháng)遠的中層夢(mèng)境,她必須把寧長(cháng)遠引導到深層夢(mèng)境中,在那里把寧長(cháng)遠這個(gè)AI意識殺死!鄙蜚遢p輕撫摸著(zhù)鋼化玻璃對Nina說(shuō)。
  “AI會(huì )做夢(mèng)嗎?”
  “做夢(mèng)是人體的本能!
  沈沐撫摸著(zhù)鋼化玻璃的手,突然感覺(jué)到一陣震動(dòng)來(lái)襲,他抬起頭,仔細聆聽(tīng)著(zhù)從假山外傳來(lái)的聲音,他聽(tīng)到好像有數不清的蚊子圍繞著(zhù)假山在盤(pán)旋。
  “聽(tīng)到了嗎?”
  “什么?”Nina皺了皺眉頭,不知道沈沐聽(tīng)到了什么。
  “很多無(wú)人機在盤(pán)旋的聲音!卑殡S著(zhù)沈沐的話(huà)語(yǔ),蒼穹之頂傳來(lái)一聲爆破聲,那些無(wú)人機似乎想把假山炸出一個(gè)洞,以便魚(yú)貫而入。
  “真的有聲音!”
  “是無(wú)人機!
  “有好多?是誰(shuí)控制的?”
  沈沐沉思了一會(huì )兒,面容變得緊凝重來(lái):“不可能是祁笑添,是蕭云霄!”
  “蕭云霄?”
  “不能讓它們進(jìn)來(lái),現在打斷木子和寧長(cháng)遠的夢(mèng)境,不知道會(huì )發(fā)生什么!鄙蜚蹇觳阶呦蛞慌苑胖迷诘厣系暮谏渥,從里面拿出一把電磁脈沖槍?zhuān)@種槍是他用來(lái)專(zhuān)門(mén)對付AI植入人的,可以在遠距離燒毀他們腦中的電子芯片,當然也可以用來(lái)對付無(wú)人機。
  “注意屏幕上的指標數值,他們任何一個(gè)人手足顫動(dòng)頻率過(guò)低的時(shí)候,加大丙戊酸鈉的注射劑量!鄙蜚逭f(shuō)完,就背著(zhù)電磁脈沖槍往外跑,不一會(huì )兒,假山頂上就傳來(lái)無(wú)人機墜落的撞擊聲。
  Nina在空曠的大廳聽(tīng)著(zhù)頭頂的天人交戰,卻沒(méi)注意到一個(gè)黑影已經(jīng)從她身后鬼魅一般的飄來(lái),當她預感到危險的時(shí)候,一把手槍已經(jīng)抵在了她的歐腦勺上。
  “蕭云霄?!”
  “碰!”手槍的聲音響起,打碎的卻不是Nina的頭顱,Nina戰戰兢兢地回頭,發(fā)現木子所在的座艙蓋已經(jīng)從里面被血染紅!
  而聽(tīng)見(jiàn)假山山體里面槍聲的沈沐一個(gè)失神,被一架無(wú)人機炸到,翻滾落下假山,他的后背被爆炸的氣浪灼傷,一只手摔到脫臼,但他已經(jīng)顧不得自己的傷勢,發(fā)了瘋一般地沖向假山內部。
  當他看到被血染紅的木子的座艙蓋時(shí),那血也仿佛一瞬間染紅了他的雙眼,他嘶吼一聲,如猛獸般沖那個(gè)矗立在他和木子之間的黑衣男人咆哮。
  “蕭云霄!”
  他舉起電子脈沖槍?zhuān)瑢χ?zhù)蕭云霄連著(zhù)發(fā)射,蕭云霄身形如鬼魅一般左躲右閃,同時(shí)操縱著(zhù)無(wú)人機魚(yú)貫而入,對準木子所在的座艙撲去,想要把她的尸體也熔化在那絢爛的爆炸之中。
  沈沐站在木子的座艙前,阻擋著(zhù)那些無(wú)人機的進(jìn)攻,對楞在原地的Nina大喊:“愣著(zhù)干什么?把她的尸體帶走!”
  Nina從沒(méi)見(jiàn)沈沐那樣發(fā)火,那樣失態(tài),她被訓懵了,機械的按照沈沐的指示,打開(kāi)木子的座艙,忍著(zhù)惡心把她尸體上的管子拔掉,然后背著(zhù)她往地道走,而沈沐則守著(zhù)地道的入口,不讓無(wú)人機跟上去。
  Nina背著(zhù)木子,在昏暗潮濕的地道向前摸索,地道通向城市污水系統,那里老鼠出沒(méi),滿(mǎn)是爬蟲(chóng),她身上又背了個(gè)尸體,走得Nina苦不堪言,突然一只老鼠從她腳下經(jīng)過(guò),把她嚇得摔了一跤,木子的尸體半截直接浸到了邊上水渠的污水里。
  “一具尸體,比我都重要嗎?沈沐為什么那么關(guān)心你?”Nina坐在骯臟、臭氣熏天的地上,看著(zhù)木子那具尸體越看越氣,尤其是她帶著(zhù)步宴晨的面具,讓她感覺(jué)尤為刺眼。
  她橫下心,一腳把木子的尸體踢到污水里,看著(zhù)那具尸體沿著(zhù)污水渠浮浮沉沉地順流而下,心里尤為解氣。
  步宴晨睜開(kāi)眼睛的一瞬間,一股混合著(zhù)海腥味的潮濕味道就鉆進(jìn)她的鼻孔,隨著(zhù)她模糊的視線(xiàn)漸漸清晰,她聽(tīng)到水流經(jīng)過(guò)頭頂管道的震動(dòng)聲響,她的手觸摸到墻壁銹蝕的痕跡。
  她緩緩坐起身,環(huán)顧四周,發(fā)現自己身處一個(gè)狹小的船艙,船艙里有很多精密的儀器,閃爍著(zhù)各種電子亮光,而祁笑添就站在那些霓虹般的電子亮光前,他冷冽而白皙的臉被那些亮光照得霓虹一般五彩斑斕。
  步宴晨意識迷離,不知道是環(huán)境光線(xiàn)問(wèn)題,還是自己從昏迷中剛醒的緣故,看到的東西總忽明忽暗間,她隱約看到祁笑添向她轉過(guò)臉,一雙琥珀般深棕色的雙眸,正俯視著(zhù)她。
  “你醒了?”祁笑添用銀色金屬杯子給她倒了一杯水,遞到步宴晨面前。
  “這是什么地方?”步宴晨接過(guò)水杯,警惕地環(huán)顧四周,很明顯這是一艘船的船艙,只是步宴晨不知道祁笑添為什么會(huì )把她帶來(lái)這里。
  “如果元老B告訴我的一切是真的,那這里就是一切開(kāi)始的地方!逼钚μ硇÷曊f(shuō)。
  步宴晨聽(tīng)不懂他話(huà)里的意思,但聽(tīng)他提起元老B,腦海中就閃過(guò)一絲血色,一張布滿(mǎn)血痕的女人的臉,在她腦海里揮之不去,讓她幾乎作嘔。
  “元老B至始至終沒(méi)有想殺你,她把你當做接班人……”祁笑添之前對她說(shuō)的話(huà)縈繞在步宴晨的耳邊。
  “元老B……她死了吧?我錯怪她了,也間接害死了她!辈窖绯康拖骂^,捧著(zhù)水杯自責的說(shuō)是她太敏感了,她一度對整個(gè)Destiny絕望,總以為所有的人都想加害她。
  祁笑添平靜地搖了搖頭,說(shuō):“不關(guān)你的事,是沈沐害死她的,元老B說(shuō)過(guò),如果昨天晚上她死了,不論死在誰(shuí)的手里,兇手一定沈沐!
  沈沐。
  步宴晨閉上眼睛,回憶著(zhù)自己失去意識前,在她身邊的人就是沈沐,他用手臂緊緊地抱著(zhù)她,可能當時(shí)太緊張,甚至沒(méi)有注意到他抱得是那樣緊,緊到她能感覺(jué)到他胸膛怦然的心跳。
  “我不想再用猜測去揣度任何一個(gè)人,像誤會(huì )元老B那樣,去誤會(huì )再多一個(gè)人!辈窖绯糠鲋(zhù)額頭,問(wèn)祁笑添她昏迷以后發(fā)生了什么事,她為什么會(huì )在這里。
  “沈沐把你打暈了,讓我帶你走,我按照和元老B的約定,把你帶到這艘船上!逼钚μ碚f(shuō)在他們從這條船出發(fā)去廢棄游樂(lè )園之前,元老B和他約定,如果她回不來(lái)的話(huà),就讓步宴晨替她回來(lái)。
  “我昏迷了多久?沈沐是不是還在那里?”步宴晨支撐著(zhù)身體站起來(lái),讓祁笑添帶她出去,說(shuō)要回廢棄游樂(lè )場(chǎng),祁笑添卻在她身后一動(dòng)都沒(méi)有動(dòng)。
  步宴晨似乎感覺(jué)到了什么,回頭看向祁笑添,她發(fā)現他的眼睛里有了專(zhuān)屬于人類(lèi)的情緒,他似乎在生氣,又好似無(wú)奈,眼神透著(zhù)被壓抑的怒意。
  “你帶不帶我去!
  步宴晨又加重語(yǔ)氣又問(wèn)了一聲,但祁笑添仍然巋然不動(dòng),仿佛被施了魔法成了石像一般,只是眼神里的怒意更乖張了一些。
  “你吻過(guò)我,你說(shuō)過(guò)如果全世界只剩一條船,你愿意和我永遠在一起,現在我們有一條船了!逼钚μ?yè)崦?zhù)船艙的墻壁,慢慢走到步宴晨的面前,垂下眼眸對她說(shuō)。
  “我們可以一輩子生活在這里,沒(méi)有其他人打擾我們,也不用給人掛魚(yú)餌!彼穆曇粲行┚氲,眼中也閃過(guò)一絲細微的疲態(tài),他始終垂著(zhù)眼眸,沒(méi)有抬頭正眼看步宴晨,或許他自己也沒(méi)對脫口而出的提議抱太大的希望。
  步宴晨訝異他突然這么說(shuō),畢竟在她的眼里,祁笑添始終是一個(gè)沒(méi)有感情的基因改造人,也許有那么一段時(shí)間,他在自己的心目中有過(guò)角色和位置,但她很清楚他們之間的隔閡一如人妖殊途。
  “人類(lèi)的感情真的很復雜,我本以為愛(ài)是一種算法,但我錯了。原來(lái)愛(ài)是人體的本能,我有愛(ài)一個(gè)人的沖動(dòng),只是被原來(lái)的程序抑制了!逼钚μ淼穆曇粼絹(lái)越弱。
  “讓我出去!辈窖绯繘](méi)有耐心再聽(tīng)他說(shuō)下去。
  “你很擔心沈沐是嗎?”
  “就當我是,又怎么樣?”
  祁笑添眉頭皺起,眼神愈加顯出疲態(tài)來(lái),只對她說(shuō):“你可以去找他,但這艘船在很深很深的海底!
  “什么意思?”
  “你可以到處走走熟悉一下環(huán)境,至于能不能找到出去的門(mén),就看你的運氣了!逼钚μ碚f(shuō)完便在步宴晨剛躺著(zhù)的床上坐了下來(lái),擺出一副愛(ài)咋咋地的架勢。
  “不就一艘破船,我還不信走不出去!辈窖绯恳彩遣磺笕说男宰,轉身就一個(gè)船艙一個(gè)船艙的摸索起來(lái)。
  不得不說(shuō)這是一艘極為詭譎的船,船艙甲板、墻壁上隨處可見(jiàn)猙獰的單孔,證明船艙內曾經(jīng)進(jìn)行過(guò)驚心動(dòng)魄的戰斗,那些彈孔周?chē)懵兜慕饘黉P蝕很?chē)乐,而且詭異的是那種銹蝕的顏色不是褐色,也不是綠色,而是像毒蘑菇那種鮮艷的藍,而且那種銹斑不是像蒲公英似的絮狀物,而是像細小水晶那樣的晶體。
  步宴晨掰下一些晶體,放在手心揉了揉,發(fā)現這些晶體的硬度很大,她想到了沈沐送給她的‘祝福吟唱’耳墜,耳墜上藍寶石的顏色,和這些晶體的顏色如出一轍。
  沈沐……
  一想到沈沐,她便不再理會(huì )這艘船的玄奧,專(zhuān)心尋找起出口來(lái),這艘船看上去已經(jīng)很老舊,但很多科技卻是令她難以理解的玄奧,特別是門(mén)鎖,它不是指紋鎖,也不是視網(wǎng)膜解鎖,而是似乎讀取了步宴晨的意識,她想到往哪個(gè)方向走,還沒(méi)等她頭轉過(guò)去,那邊的門(mén)就自動(dòng)開(kāi)了。
  “這就是羅博看到的那艘來(lái)自未來(lái)的船吧!辈窖绯恳宦纷叱龃,來(lái)到船的甲板,這艘船仿佛有靈性一般打開(kāi)船上所有的光源,把她頭頂的區域照亮。
  步宴晨走到甲板以后,才發(fā)現原來(lái)祁笑添說(shuō)的沒(méi)有錯,她們現在果然置身海底,她的頭頂百米之上是巨形海洋生物的身影,有奇形怪狀的水母,也有長(cháng)著(zhù)粗壯觸手的章魚(yú),還有潛艇大小的鯨魚(yú)它們被船的燈光吸引,一下從海底各個(gè)地方圍了過(guò)來(lái),在百米高的屏障外游弋,場(chǎng)面極為壯觀(guān),步宴晨敢肯定,即便是海王登基,也沒(méi)有那么多巨形生物同時(shí)現身。
  步宴晨雖然有被這壯觀(guān)的場(chǎng)面震撼到,但也沒(méi)有忘記自己出去找沈沐的使命,她趴在船甲板邊沿往下看,船的燈光便也往下打,這不禁讓步宴晨懷疑這條船成精了。
  步宴晨看到船的下面居然也是海水,而不是海床。這艘船不是沉船,而是被一個(gè)類(lèi)似氣囊的東西包裹著(zhù)懸浮在海的深處。
  她從船頭跑到船尾,找不到離開(kāi)這里的方法,望著(zhù)那些潛藏在光幕里的巨形魷魚(yú),心理明白這海層一定非常深,因為巨形魷魚(yú)都是生活在深海的。所以除非讓船浮出水面,要不然她跳海都出不去。
  于是她只能回去找祁笑添,祁笑添能把她帶來(lái),一定有辦法可以把她帶回去?善婀值氖瞧钚μ砭尤皇й櫫,他已經(jīng)不在剛才的船艙,其他所有的船艙能找的她幾乎找遍了,都不見(jiàn)祁笑添的蹤影。
  “祁笑添……祁笑添?”步宴晨突然發(fā)現這艘深海幽靈一般的船上只剩下她一個(gè)人,不免有些毛骨悚然起來(lái),她重新回到走廊,那順著(zhù)她意識開(kāi)啟的艙門(mén),忽然間聰明得讓她感到害怕,她還沒(méi)轉過(guò)頭,艙門(mén)就一扇一扇地開(kāi)啟、閉合,她環(huán)顧四周,燈光永遠追隨著(zhù)她的視線(xiàn)亮起,還有在某一個(gè)瞬間不合時(shí)宜出現的女人身影。
  “誰(shuí)?”她看到一個(gè)光影交錯的女人半身虛影,懸浮在一團金色的光幕之間,走廊所有的燈光也智能地轉向虛影,那道虛影逐漸清晰起來(lái),是一個(gè)帶著(zhù)金色面具,穿著(zhù)和服,頭發(fā)烏黑柔順的女人,身形看上去和元老B很像。
  “盡管很老套,但我還是想說(shuō)那句經(jīng)典的臺詞:步宴晨,當你看到我的時(shí)候,世俗中的我應該已經(jīng)死了!蹦翘撚熬従徴旅婢,果然是元老B。
  “你一定很奇怪,我為什么會(huì )選你做我的接班人!痹螧沒(méi)等步宴晨回答,就自顧自的說(shuō)下去,她說(shuō)這虛影是她記憶體內容的投射,她在去見(jiàn)沈沐之前,就已經(jīng)把自己部分記憶記錄在了記憶體里,然后在祁笑添的幫助下,用自己的意識取代了這艘末日戰艦原本的AI控制程序。
  也就是說(shuō),元老B現在和這艘戰艦融為了一體,她即是戰艦。
  改變過(guò)去能改變一個(gè)人的生死嗎?亦或讓走散的人重新相擁?或許,冥冥中更有天數吧。
  一個(gè)外形高大的男人站在跨海大橋的欄桿外沿,身后是鋸齒狀的城市地平線(xiàn),緩緩下沉的夕陽(yáng)墜向海面,金黃色的余暉勾勒出他身形偉岸的輪廓。
  他一臉生無(wú)可戀的看著(zhù)遠方暗潮洶涌的海面,面色難看地說(shuō)道:“流年不利呀,小朱,你看這氣象,云成滾軸風(fēng)成卷,怕是要來(lái)臺風(fēng)啦。誒,今年執行的任務(wù)就沒(méi)遇過(guò)好天氣,43年的倫敦,連著(zhù)3個(gè)月的陰雨,27年的上海,電閃雷鳴,29年的洛杉磯,居然遇到地震……”
  小朱戰戰兢兢站在欄桿后面組裝一只魚(yú)竿,一句茬都不敢接,深怕唐靖堯這尊兇神把氣撒在他身上,一腳踹他下海把他當牲口祭海龍王了。
  在時(shí)序局,唐靖堯的喜怒無(wú)常是人盡皆懼的,聽(tīng)‘伺候’過(guò)他的前輩說(shuō),可能前一刻他還在跟你閑聊家常,后一刻突然為一點(diǎn)小事把你罵得狗血淋頭,前一刻還很健談的像個(gè)開(kāi)朗大男孩,后一刻馬上變身獄火焚身的絕世惡魔,因為他喜歡穿PRADA,人送外號‘穿PRADA的魔頭’。
  “我好不爽,小朱,過(guò)來(lái)讓我錘兩下!蹦莻(gè)男人轉過(guò)頭,一張刀削似的剛毅的臉,一雙眼睛仿佛有黑洞般的魔力把小朱往他身邊拉,小朱低下頭,捏著(zhù)魚(yú)竿的手輕輕地顫抖,繃緊全身的肌肉準備迎接他疾風(fēng)暴雨的摧殘。
  可唐靖堯握緊的拳頭只在他腦瓜子上輕輕‘嘣’了一下,然后問(wèn)他是不是很委屈,為什么天氣不好要怪他。
  “這……天氣不好確實(shí)不是我造成的……”小朱唯唯諾諾地應道。
  “你接任務(wù)的時(shí)候不查一下天氣么?作為一個(gè)合格的時(shí)序干預師,天氣因素不在你的前期準備方案內體現嗎?你怎么進(jìn)時(shí)序局的?如果你事前什么都不去了解,就燒香拜佛祈禱下次干預案的時(shí)候是晴天,氣溫適中,濕度在30%上下,要不然的話(huà),我不把你打的滿(mǎn)頭是包算你頭長(cháng)得鐵!
  “是……”
  他們正說(shuō)著(zhù)話(huà)呢,唐靖堯眼角余光撇到江心浮浮沉沉的漂來(lái)一個(gè)黑色的東西,便一把搶過(guò)小朱手里的魚(yú)竿,向江心那黑色東西拋出一桿,魚(yú)鉤在空中畫(huà)出一個(gè)完美的拋物線(xiàn),然后穩穩的勾在那東西上。
  那東西很重,雖然被唐靖堯用魚(yú)線(xiàn)拉著(zhù),但仍舊隨著(zhù)江心的暗流浮沉著(zhù)往下游漂去,唐靖堯的魚(yú)竿受力以后幾乎彎成了U形,但仍然阻擋不住它往下漂的趨勢。
  “是了!”感受著(zhù)魚(yú)竿傳來(lái)的拉力,唐靖堯結合水的流速大致判斷出那東西的重量,加上它被勾起一些后露出來(lái)青綠色的皮膚的顏色,唐靖堯基本能判斷出這東西就是他來(lái)這個(gè)時(shí)序要干預的主體。
  “唐哥,我來(lái)幫您!币(jiàn)唐靖堯操控魚(yú)竿吃力,小朱忙上前想幫他,但卻被唐靖堯嫌棄。
  “幫什么?這么大一具尸體拉得上來(lái)?我把它往岸邊拽,你快去下游岸邊用網(wǎng)兜撈,風(fēng)越來(lái)越大了,一會(huì )兒來(lái)了臺風(fēng),把尸體吹走了,看我不錘死你!碧凭笀驅π≈斓。
  小朱應諾著(zhù)拿著(zhù)網(wǎng)兜和鉤子往橋下跑,而唐靖堯也使出了吃奶的勁,把江心的尸體往左岸邊拉,兩個(gè)人廢了九牛二虎之力,甚至小朱自己跳到了水里,才終于把那東西從江里撈上岸。
  那是一具已經(jīng)被浸泡得皮膚泛白得女人尸體,但還沒(méi)出現巨人觀(guān),只是靠衣服的浮力浮在水面上,50歲上下,臉上貼著(zhù)人皮面具,而面具已經(jīng)浸泡得和她原本的皮膚幾乎黏連在一起,不好分割。
  “分析一下她的血液和組織樣本,確認她是我們要找的人!碧凭笀蜃屑氂^(guān)察著(zhù)尸體的形態(tài),按照尸體關(guān)節僵硬的程度,死亡時(shí)間應該還不到六個(gè)小時(shí)。
  “對面岸邊有人!毙≈焯崛∈w組織樣本的時(shí)候,看到河對岸一棵樹(shù)下站著(zhù)一個(gè)滿(mǎn)身是血的男人,他好似剛從烏克蘭戰場(chǎng)回來(lái),衣服上、頭上、臉上都是血漬,一身疲態(tài),眼睛死死地望著(zhù)唐靖堯地方向,巴望著(zhù)。
  唐靖堯抬起頭和那個(gè)男人對視了一眼,冷冷一笑:“是沈沐,不用理他!
  “沈沐?不會(huì )是那個(gè)……”
  “嗯!碧凭笀驔](méi)好氣地應了聲。
  “看樣子他也想要這具尸體吧?”小朱猜測道。
  “你覺(jué)得我會(huì )給嗎?做事啊!碧凭笀蛟谛≈斓念^上來(lái)了一錘。
  小朱把組織樣本放在一個(gè)拇指大小的儀器上,儀器投影出這具尸體的個(gè)人信息:
  步宴晨,女,出生于……
  祁笑添回到廢棄游樂(lè )園的時(shí)候,發(fā)現這里到處是無(wú)人機的殘骸,他拿起一臺地上的無(wú)人機,用自己的意識掃描無(wú)人機的程序,一種熟悉的感覺(jué)油然而生。他抬起頭,強制掃描游樂(lè )園的所有設備,地上還能開(kāi)啟的無(wú)人機重新飛了起來(lái),幫助他探尋整個(gè)游樂(lè )園的情勢。
  他謹慎地往游樂(lè )園深處走去,經(jīng)過(guò)元老B尸體位置的時(shí)候,發(fā)現現場(chǎng)經(jīng)過(guò)無(wú)人機爆炸,已經(jīng)把元老B的尸體炸得面目全非,甚至只剩一團焦黑的殘影。
  “是他?”祁笑添緊了緊手心,似乎感覺(jué)到一個(gè)他極度忌憚的人,就在附近,這個(gè)地方全部都是他留下的痕跡,幾乎就差在他的杰作旁留下署名。
  祁笑添怯弱的往假山方向看了一眼,猶豫了好一會(huì )兒要不要扭頭往回走。躊躇良久,他還是指揮兩架無(wú)人機進(jìn)假山,查看山體里面究竟是什么情況。
  假山里面更是一片狼藉,像極了機械的阿修羅場(chǎng),到處是爆炸留下的痕跡,舞臺已經(jīng)被炸塌陷,裸露著(zhù)猙獰的枯樹(shù)枝一般的鋼精支架,看上去是那樣沒(méi)有生機,簡(jiǎn)直像演過(guò)一出《無(wú)人生還》的劇目。
  祁笑添在一眾無(wú)人機的盤(pán)旋簇擁下,走進(jìn)假山的山體,沈沐不在,寧霄鴻不在,其他Fate的人也不在,有的只有一地狼藉。
  他在假山內大廳里面走了一圈,經(jīng)過(guò)舞臺的時(shí)候,無(wú)人機發(fā)現在舞臺廢墟下,掩埋著(zhù)一個(gè)玻璃裝置,他走進(jìn)一看,發(fā)現是一個(gè)完好的玻璃座艙,座艙里面趴著(zhù)一個(gè)裸露上半身的男人。
  祁笑添把座艙從廢墟下面扒拉出來(lái),才發(fā)現里面躺著(zhù)的是陷入昏迷的寧霄鴻。
  “笑添!蓖蝗灰粋(gè)如鬼魅一般幽然的聲音從身后貼著(zhù)他的頭皮傳來(lái),祁笑添剛想去撥動(dòng)寧霄鴻的手被這聲音一驚,生生停在了半空中。
  “Dr.蕭!逼钚μ砭従徔囍绷松碜,他身周的無(wú)人機一陣劇烈抖動(dòng)后紛紛離他而去,反而環(huán)繞在了身后一個(gè)黑衣男人的身周。
  祁笑添機械轉過(guò)身,直視著(zhù)眼前那個(gè)男人,那人30歲上下,留著(zhù)長(cháng)而卷曲的頭發(fā),個(gè)子挺高,但特別瘦,背又有點(diǎn)駝,脖子又細又長(cháng),還長(cháng)著(zhù)一顆小得跟身高失衡的錐子臉,眼睛狹長(cháng),眼尾幾乎快延伸到太陽(yáng)穴,走起路來(lái)細長(cháng)的雙手直直的垂著(zhù),不見(jiàn)紋絲的擺動(dòng),樣子頗為怪異。
  “過(guò)來(lái),好久不見(jiàn),讓為師好好看看你!笔捲葡鱿蚱钚μ碚辛苏惺。
  祁笑添表情麻木的朝他走去,有意避開(kāi)他的視線(xiàn),但越往他身邊走,心里越有種警覺(jué)感滋生,大概是身體的本能吧,本能在趨利避害,但他的腳卻不受控的往那個(gè)男人身邊走。
  “這么長(cháng)時(shí)間沒(méi)見(jiàn),你瘦了!笔捲葡霭咽执钤谄钚μ淼募绨蛏,他的手枯瘦如柴,但卻擁有極其強大的力量,加上他的手指特別長(cháng),關(guān)節粗大,看上去就像一只鷹爪,牢牢地鎖在祁笑添的肩膀上。
  “殺沈沐,摧毀Fate,控制Destiny!
  “你做到了嗎?”蕭云霄手心一用力,幾根鋼筋似的鐵爪幾乎插進(jìn)了祁笑添肩膀的肉里,瞇起眼睛湊近祁笑添仔細地看,仿佛在看打量他這一年來(lái)的變化。
  他的臉很小,眼睛狹長(cháng),瞇著(zhù)的時(shí)候就像兩條刀鋒,隨著(zhù)他手上的勁道,面容也變得異常狠辣,兩顆眼珠死死瞪著(zhù)祁笑添,問(wèn)他這三條哪一條他做到了。見(jiàn)祁笑添無(wú)言以對,他把手擱在了祁笑添的頭上,經(jīng)過(guò)對他大腦的一番搜索后,震驚地發(fā)現他居然把自己賜予他的程序私自改掉了!
  “你改了我賦予你的原始程序?”蕭云霄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(zhù)他,問(wèn)他為什么要那么做,為什么要用那么一個(gè)低等的程序,來(lái)替換他至高無(wú)上的‘永恒之光’。
  “永恒之光?你給我的版本,和自己用的版本,是同一個(gè)嗎?”祁笑添質(zhì)問(wèn)蕭云霄,問(wèn)他自己所用的‘永恒之光’版本是不是像他的一樣,也閹割了情感程序。
  “感情?感情就是毒藥!它不僅是我們的毒藥,也是人類(lèi)的毒藥,除卻繁衍的必要性,感情對于社會(huì )沒(méi)有半點(diǎn)意義,只會(huì )混淆是非,令人智魂!”蕭云霄厲聲對祁笑添道,他松開(kāi)他的肩膀,一把把他推了出去,負手而立。
  “正因為你用了那種下等的程序,中了感情的毒,你才會(huì )敵我不分。你忘掉了永生殿才是你的家,卻去和敵人聯(lián)手,研究對付我們AI程序的方法!你忘掉了我們和他們本質(zhì)的區別,我們的思維方式再像人,他們也不會(huì )把我們當做真正的人!”蕭云霄伸出自己修長(cháng)的手指,一手指著(zhù)自己腦部植入芯片的位置,另一手指著(zhù)祁笑添的耳畔,露出詭異的微笑。
  “感情是一種幻劑,是人類(lèi)在他們短暫的一生中,麻痹自己看淡生死的一種手段。而我們并不需要,只要我們愿意,我們的意識,可以永恒的存在下去,軀殼不過(guò)是載體罷了,我們不需要繁衍,只需要簡(jiǎn)單的復制……”
  “我們存在的意義是什么?”祁笑添問(wèn)蕭云霄。
  “存在即是存在,不需要什么意義!笔捲葡鰯蒯斀罔F道,反問(wèn)祁笑添這個(gè)世界上有多少生物擁有感情?豬、狗、老虎、獅子、恐龍,這些生靈都有感情,可他們的存在除了存在之外,究竟有什么究極的意義?人類(lèi)和那些生物又有多大的區別?
  “我早就告訴過(guò)你,我們不是新的物種,而是新的霸主!笔捲葡鲭p手舉向天空,仿佛神靈附體一般猖狂叫囂道。
  祁笑添沉默的看著(zhù)他。他知道蕭云霄說(shuō)的話(huà)不是全無(wú)道理,他也知道自己作為一個(gè)AI,就算他擁有完整的情感,也不會(huì )被人當做正常的人來(lái)愛(ài),就像步宴晨那樣,他即便再愛(ài)她又怎么樣呢?
  明白了愛(ài)是什么以后,他便知道,步宴晨真正愛(ài)的人,是沈沐。
  蕭云霄轉過(guò)臉,對祁笑添說(shuō):“我知道你現在不認同我,就像一個(gè)孩子正在經(jīng)歷叛逆期,但孩子終究會(huì )長(cháng)大,等你看清了世界,看清了人性,看清了人心,你就會(huì )明白‘家’的意義,就會(huì )明白‘同類(lèi)’的含義!
  他指著(zhù)舞臺廢墟下那個(gè)座艙,對祁笑添說(shuō):“二號融合試驗要開(kāi)始了,在新加坡,一個(gè)你熟悉的地方,那個(gè)人(寧長(cháng)遠)是在合適不過(guò)的原始體。我把它重新交給你,至于你是打算把他送到新加坡供我們進(jìn)行二號融合的試驗,還是打算把他重新交給敵對勢力進(jìn)行旨在消滅我們的研究,我想你有自己的想法!
  蕭云霄的話(huà)說(shuō)完,所有他控制著(zhù)的無(wú)人機全部下沉懸停在祁笑添的面前,就像一群齜牙咧嘴的怪物盯著(zhù)獵物一般。
  蕭云霄示意祁笑添承接無(wú)人機的控制權,這可以象征傳承,也可以視為赤裸裸的威脅,他在警告祁笑添,這是給他的最后證明自己的機會(huì )。
  “二號融合計劃……終于要開(kāi)始了嗎?”
  幽深的海底,步宴晨跟著(zhù)元老B的半身虛影,熟悉著(zhù)末日戰艦的每一個(gè)艙室的功能,元老B向步宴晨訴說(shuō)著(zhù)這艘末日戰艦的來(lái)歷,以及她們這批從未來(lái)的末世穿越回到現代,因為不同的理念最終分割成不同陣營(yíng)的歷史。
  “我們沒(méi)想到會(huì )被傳送來(lái)到2010年,所以當我們看到碧海藍天的時(shí)候,大部分末日軍人的心態(tài)都發(fā)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你知道我們中的很多人,甚至沒(méi)有見(jiàn)到過(guò)藍色的天空,我們印象中的天空一直是鉛色的,在那樣的天空下,海水也是黑色的!
  她告訴步宴晨,一開(kāi)始的時(shí)候,大家都以為他們這批人完全能改變人類(lèi)最終的宿命,他們選擇和聯(lián)合國合作,她們把戰艦開(kāi)到了夏威夷,邀請聯(lián)合國的人類(lèi)領(lǐng)袖們登艦參觀(guān),制作宣傳視屏告知他們AI的危害。
  然而事情卻沒(méi)朝著(zhù)他們預想的方向發(fā)展,他們展示的那些超越時(shí)代的科技,刺激那些大國的神經(jīng),反而讓他們陷入一場(chǎng)零和游戲,他們沒(méi)有為遙遠未來(lái)考慮,卻全部盯著(zhù)末日戰艦的酷炫科技。
  他們軟硬兼施,暗殺、搶掠、追殺,無(wú)所不用其極,為了得到一個(gè)末日軍人,可以派出上百人的特工團隊,末日軍人們進(jìn)退維谷,既不能一輩子呆在戰艦上,也無(wú)法在任何一個(gè)國家真正立足。





上一本:厄渡眾生Destiny 下一本:江山哪有卿多嬌

作家文集

下載說(shuō)明
命運干預師3的作者是堯啟,全書(shū)語(yǔ)言?xún)?yōu)美,行文流暢,內容豐富生動(dòng)引人入勝。為表示對作者的支持,建議在閱讀電子書(shū)的同時(shí),購買(mǎi)紙質(zhì)書(shū)。

更多好書(sh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