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介紹

厄渡眾生Destiny


作者:堯啟     整理日期:2023-04-25 06:48:55

  30年后,人類(lèi)文明將被AI摧毀,這是一個(gè)對眾生來(lái)說(shuō)幾乎無(wú)解的劫。最后在南極洲僅存的人類(lèi)把一艘最先進(jìn)的戰艦送入逆轉時(shí)空,本想把它傳送到3年前人類(lèi)與AI最關(guān)鍵的一場(chǎng)戰役之中,但這艘戰艦在時(shí)空亂流中與一個(gè)漂流避難所相撞,改變了原來(lái)的軌跡,被撞至30年前。舞臺劇小演員步宴晨憑借自身不俗的演技,加入一個(gè)名為Destiny的神秘組織,成為一名干預師,原本她以為這個(gè)公司改變的是個(gè)人的命運,然而隨著(zhù)她對公司了解的深入,才發(fā)現Destiny是從30年后穿越來(lái)的那艘末日戰艦上的軍人所創(chuàng ),他們真正所要改變的,是眾生的命運。步宴晨在自己最信任的師傅沈沐的指引下,一步一步走向人類(lèi)與AI,時(shí)序局與永生殿,Destiny與Fate斗爭漩渦的最核心位置。一個(gè)不諳世事的女孩,在經(jīng)歷了成功,也享受了背叛,執掌過(guò)廟堂,也被推下神壇,痛失過(guò)摯愛(ài),又被溫柔以待,一次次險象環(huán)生,一次次承受不可承受之重后,終于成為那個(gè)預言中能團結所有人類(lèi)力量的‘首席干預師’。她,站在時(shí)序之巔,要渡眾生之厄。
  名為命運的齒輪
  漆黑的夜,萬(wàn)籟俱靜,城市霓虹閃耀,但已不復喧囂。
  假日大廈高三百多米,如定海神針屹立在城市中央,它是這個(gè)城市的地標性建筑,一面是假日大酒店,一面是商務(wù)寫(xiě)字樓,而最高的三層,屬于一個(gè)名為Destiny的公司。
  一個(gè)男人緩緩走進(jìn)電梯,疲憊地脫下黑色西裝,松開(kāi)領(lǐng)扣,伴隨著(zhù)電梯門(mén)的關(guān)閉,仿佛把萬(wàn)千煩惱一同關(guān)在了轎廂外。
  “!币宦暣囗,電梯門(mén)緩緩打開(kāi),他拖著(zhù)西裝,走向深不見(jiàn)底的黑暗。他不開(kāi)燈,憑著(zhù)記憶走到巨大的玻璃幕墻前,神色頹然的注視著(zhù)腳下的萬(wàn)丈深淵,神情凝重得仿佛要把這世界看穿。
  “18,過(guò)來(lái)!
  隨著(zhù)他的口述指令,黑暗中某個(gè)角落,亮起兩點(diǎn)猩紅的光芒。光芒搖曳,伴隨著(zhù)‘嗒、嗒’金屬輕扣地面的腳步聲,一只鈦合金做骨架,碳素纖維做表皮的機械狗走到他的跟前。它似乎看懂了眼前這男人不悅的情緒,自覺(jué)地蹲坐在離他一步遠的地方。
  18是世界上最先進(jìn)的AI機械寵物之一,只有Destiny公司首席干預師才配備。
  “匯報元老院對N1689號項目失敗的處理決定!
  “N1689號項目,周文成干預案,等級,S級,結果,失敗。干預師Nina暴露,違約賠償數額超過(guò)千萬(wàn),是公司兩年內損失最慘重一起干預失敗案例。元老院認為,周文成案中,干預師Nina經(jīng)驗不足,在察覺(jué)到被識破偽裝身份的情況下,未能果斷終止任務(wù),導致身份暴露,承擔主要責任,開(kāi)除處理,永不錄用。首席干預師沈沐臨危不亂,止損有功,但也有用人失察之失,功過(guò)相抵!
  他抬起手,示意18不用再說(shuō)下去。
  “Nina給您留下了訊息!18沉默一會(huì )兒,播放Nina給他留下的錄音:“沈沐,對不起,我知道這次暴露給公司帶來(lái)了很大的損失,我想自己去彌補,你能再給我一次機會(huì )嗎?”
  沈沐抬頭看向夜空,深諳的眼底映著(zhù)靜謐的星光,如一泓冷艷的水。
  Nina是他很看重的徒弟,他很想再給她一次機會(huì ),但他知道這是Destiny公司制度絕不容許的。
  他微微嘆了口氣,道:“封存Nina的檔案,把她送到香港,根據公司制度嚴密保護三個(gè)月,監視一年,再給她一個(gè)新的身份,盡最大的可能,給她安排舒適的生活環(huán)境,讓她自己挑選心儀的工作!
  “是。元老院下發(fā)了Nina的繼任者人選,個(gè)人信息資料已經(jīng)發(fā)來(lái),要開(kāi)啟投影嗎?”
  “不必了。檔案再漂亮,沒(méi)有演技和心理素質(zhì)一樣會(huì )暴露;赜嵪⒏嬖V他們,這次我自己去找!闭f(shuō)完,他緩緩站起,重新往電梯走去。
  “進(jìn)入睡眠程式,18!
  “再見(jiàn)!
  “歷史是一個(gè)癌,我們都是癌細胞。這個(gè)癌終將擴散,和地球這個(gè)宿主一同走向死亡,那一天我們稱(chēng)之為‘DestinyDay’!
  步宴晨身著(zhù)一襲白褂,神色悲憫地站在舞臺中央鋼構腳手架搭建的兩米多高的平臺邊緣。她扮演的是一個(gè)制造‘末日’,卻以為自己在拯救未來(lái)的生物學(xué)教授,這是她最后一場(chǎng)戲,等和她對峙的警察大吼一句‘你已經(jīng)無(wú)路可逃了’之后,她就要從三米多高的平臺跳下去,然后重重摔在藏在舞臺下的救援氣墊上。
  “你已經(jīng)無(wú)路可逃了!”警察嘶啞的聲音像喪鐘般敲打著(zhù)她的耳膜。
  ‘跳下去?’步宴晨低頭看向黑漆漆的舞臺底部,丑陋并布滿(mǎn)補丁的救援氣墊正鼓足勇氣、張開(kāi)懷抱等著(zhù)擁她入懷,破舊的鼓風(fēng)機把夏日微風(fēng)吹出西北風(fēng)的效果,讓她的發(fā)絲凌亂成粉絲,身上的白大褂跟破敗的旌旗似得獵獵作響,這一切都讓步宴晨是那么的不爽,當然,最讓她不爽的一點(diǎn)是,這已經(jīng)是她今天第七次從三米高的平臺上跳下去了……
  步宴晨站在平臺邊緣,身子微微地戰栗著(zhù),不是嚇的,而是氣的。
  “第一次是跳得遲疑,第二次要后背著(zhù)墊,第三次摔得不夠飄逸,接下來(lái)根本就是莫須有的理由,周樹(shù)離那根給腦供血的動(dòng)脈是堵車(chē)了嗎?”她心里默默抱怨。
  此時(shí)導演周樹(shù)離正坐在貴賓席上,一絲不掛的頭頂著(zhù)呢絨鴨舌帽,小眼睛專(zhuān)注地看著(zhù)舞臺上的那個(gè)演員。
  “最后一次,最后再跳一次!辈窖绯块]上眼睛,試圖說(shuō)服自己再跳一次,但連著(zhù)從三米高的地方跳下去,即便是摔在氣墊上,也讓她的后背疼得被火燎過(guò)似的。
  “你怎么還不跳?”演警察的肖宗洋壓著(zhù)聲音催促步宴晨,表情帶著(zhù)說(shuō)不出的戲謔和幸災樂(lè )禍,仿佛在說(shuō)‘你也有今天’。
  女主演孫菲菲狀似柔弱地靠在“天臺”的門(mén)框上,嘴角淌著(zhù)血,出氣多進(jìn)氣少,一副快要香消玉損的樣子。按照劇本,她這時(shí)應該夙愿得償,放下心中的一切,雙眼四十五度仰視天空,無(wú)神且空洞,但此刻,她那兩只眼睛卻明晃晃地盯著(zhù)步宴晨,興奮得炯炯有神,仿佛只要看到步宴晨再跳下去一次,她死都瞑目了。
  “砰!”一聲巨響帶起無(wú)數塵埃,步宴晨終于如眾人所愿跳下高臺,一雙雙快意的眼神就像箭矢,在她墜入深淵之后尾隨而至,欲趕盡殺絕。
  她無(wú)力地躺在氣墊上,她不明白自己為什么從當初眾星捧月的位置,跌落為眾矢之的?
  ‘一個(gè)好演員,只有表演天賦是不夠的,要學(xué)會(huì )做人!軐У脑(huà)在腦中盤(pán)旋,她似乎明白了造成這困境的原因,大體是因為自己不會(huì )做人。
  結束排練,她難得打車(chē)回到了出租屋,因為她實(shí)在沒(méi)力氣去騎她的小電驢,更沒(méi)勇氣擠地鐵、公交,深怕把后背的皮給擠皺;氐匠鲎馕菡甄R子的時(shí)候,她發(fā)現整條背紅得像新鮮出爐的乳豬,問(wèn)了下度娘,說(shuō)要冰敷,然而她租的房子,沒(méi)冰箱,只能不斷地用冷水沖。
  她租的是一間由三居室隔成六居室的房間,小得只容得下一張床,一個(gè)衛生間,還有一個(gè)床頭柜,那是她吃飯……吃泡面的地方,房間一年四季彌漫著(zhù)一股味道,起先她以為房間里有什么在發(fā)霉,后來(lái)發(fā)現整個(gè)房間除她之外的一切都在發(fā)霉,估計再住下去,她自己也快了。
  隔壁租戶(hù)的女人是兩個(gè)月前住進(jìn)來(lái)的,她一直沒(méi)告訴步宴晨她的名字,步宴晨只知道她在寫(xiě)書(shū),她說(shuō)出了書(shū)就送步宴晨一本。
  她長(cháng)得很寡淡,五官分開(kāi)看都算得上精致,但合在一起就有種渾然天成的疏離感,好像整個(gè)世界都與她無(wú)關(guān)。這種感覺(jué)源自哪里?步宴晨也說(shuō)不上來(lái),可能是來(lái)自她的眼睛吧,那女人的眼睛很恬淡,深諳的眼底恍如汪洋大海一般波瀾不驚。步宴晨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如此堅定的恬淡,仿佛天塌地陷也不會(huì )讓她動(dòng)容。
  她的恬淡和這充斥著(zhù)霉味的底層世界格格不入,當然,這種人步宴晨見(jiàn)得也多了,S市這座魔都,懷才不遇的比懷孕找不到爸爸的還多,而且她還是怪人一個(gè),有時(shí)幾天不出門(mén),屋里也沒(méi)什么動(dòng)靜,當步宴晨以為她搬走了的時(shí)候,她又會(huì )突然出現嚇她一跳,不過(guò)為人倒不錯,那天晚上,是她拿著(zhù)水管子,一直幫步宴晨沖背。
  “你是不是跳河了?”她問(wèn)步宴晨,背上這么大片紅是怎么弄的。
  “是啊,這里洗澡不方便,看見(jiàn)黃浦江的水今天還算清,就忍不住跳下去打了個(gè)滾!辈窖绯吭频L(fēng)輕道。
  那女人一怔,以為她真自殺去了,嘆了口氣對她道:“別那么傻,有什么想不開(kāi)的。實(shí)在想不通,可以向我傾訴呀,我下本書(shū)還愁沒(méi)素材呢,你要知道人固有一死,何必急于一時(shí),下次跳河前先把你的心結告訴我,我會(huì )在序里提到你的,萬(wàn)一你真死成了,這本書(shū)不用造勢就能熱賣(mài)!
  “謝謝你的忠告,其實(shí)我剛才是開(kāi)玩笑的,今天我很不順,從很高的地方跳下來(lái),導演讓我跳了很多次,所以才把背弄成這樣!辈窖绯繉λf(shuō)。
  “做演員這么辛苦嗎?不如換份工作!彼齽竦。
  步宴晨搖了搖頭,說(shuō):“我從很早的時(shí)候就決定了走這條路,不管多難,哪怕要移山填海,也不會(huì )回頭。人就這一輩子,如果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,賺再多的錢(qián),我也不會(huì )開(kāi)心!
  那個(gè)女人聽(tīng)了她的話(huà),微微一愣。
  “對了,今天超市買(mǎi)一送一,我買(mǎi)了兩盒方便面,一會(huì )兒請你吃一碗!辈窖绯空f(shuō)。
  “好,給你沖完我拿碗來(lái)。嗯……也不能白吃你的面,我一會(huì )兒送你樣東西!
  “什么東西呀?”步宴晨挑了挑眉梢。
  她神秘一笑:“能改變你命運的東西!
  她送給步宴晨的,是個(gè)精致的齒輪吊墜,通體閃爍著(zhù)銀色的金屬光澤,戒指大小,正面看上去像機械表的機芯,一個(gè)大的內向齒輪里,鑲嵌了數十個(gè)小齒輪,齒輪相互緊咬,有種時(shí)間操縱器的即視感,只是少了指針和時(shí)間刻度盤(pán)。
  吊墜的背面是一個(gè)四輪的羅盤(pán),中間的圓心刻著(zhù)字母T,第二輪順時(shí)針刻著(zhù)S、E、I、A四個(gè)字母,第三輪順時(shí)針刻著(zhù)E、J、G、N、P、X六個(gè)字母,最外層順時(shí)針刻著(zhù)D、O、L、V、B、Y、M、W、R、U、Z十個(gè)字母,外面的三輪都能轉動(dòng),這個(gè)吊墜的邊上有一條小縫,似乎只要把背面那個(gè)羅盤(pán)拼湊成一個(gè)特定的解碼單詞,這個(gè)齒輪吊墜就能打開(kāi)。
  “這個(gè)吊墜是我撿到的!蹦莻(gè)女人半開(kāi)玩笑地說(shuō),她曾把這個(gè)齒輪吊墜給五臺山的和尚開(kāi)光,和尚告訴她,這個(gè)是吊墜是命運之神的信物,有逆天改命之功效,并囑咐她好好保管,除非遇到有緣人,不可輕易示人。
  當然這種鬼話(huà),步宴晨是不信的,如果這個(gè)東西真能改變命運,她現在也不會(huì )盤(pán)腿坐在發(fā)霉的床上和自己一起吃泡面了不是,大概她也沒(méi)指望步宴晨信吧。
  不過(guò)既然是撿來(lái)的,步宴晨猜想也不會(huì )有多貴重,沒(méi)推辭兩下就笑納了。在她心里,給這個(gè)吊墜的估價(jià)大約等同于一碗泡面吧,畢竟是用一碗泡面換來(lái)的。
  那天晚上她只能趴著(zhù)睡,但這個(gè)姿勢讓她不習慣得很,根本睡不著(zhù)。睡了半個(gè)小時(shí)還是未能入眠后,她索性開(kāi)了床頭燈,睜著(zhù)眼等天亮,百無(wú)聊賴(lài)時(shí),瞥見(jiàn)了被隨意丟棄在床頭的那枚吊墜。
  看著(zhù)吊墜背面那個(gè)羅盤(pán),回想起那女人給她吊墜時(shí)再三強調的‘命運’,她心念一動(dòng),腦子里蹦出一個(gè)單詞‘Destiny’。
  她徐徐轉動(dòng)羅盤(pán),發(fā)現在轉動(dòng)羅盤(pán)的同時(shí),正面的齒輪也跟著(zhù)轉動(dòng),當他把羅盤(pán)上的字母拼湊成‘Destiny’這個(gè)單詞時(shí),聽(tīng)到吊墜里發(fā)出輕微‘滴’的一聲,旁邊的那條縫突然亮起紅光,然后前面齒輪那一面彈開(kāi),里面是一塊閃著(zhù)紅光的屏幕,蓋上刻著(zhù)龍飛鳳舞的英文名字:Nina。
  夜,月黑風(fēng)高,整幢假日大廈唯有頂樓一面玻璃幕墻,還從閉合的百葉中透出些許微光。
  沈沐坐在工作室中央,他身前是一張微亮著(zhù)的屏幕桌,身側是四臺屏幕組成的大型電腦終端顯示屏,屏幕上顯示著(zhù)復雜網(wǎng)絡(luò )圖,若是細看,會(huì )發(fā)現這張圖竟以一座城的衛星俯視圖為底圖。
  他時(shí)而專(zhuān)心致志地在屏幕桌上構畫(huà)圖紙,時(shí)而敲擊鍵盤(pán)寫(xiě)著(zhù)項目策劃,那份策劃加上配圖,照片,足足有八十多頁(yè)紙。
  “18,把聚龍大廈二樓、十四樓樓層圖投影到四號屏幕上,把主供聚龍大廈的龍電702線(xiàn)、紅龍715線(xiàn)電纜走向投影到三號屏幕上,包括源頭變電所,沿線(xiàn)環(huán)網(wǎng)站、中壓箱、分支線(xiàn),高配室都要標注明晰,把聚龍大廈的弱電接線(xiàn)圖投影到二號屏幕……”
  沈沐下達著(zhù)口述指令,一口氣說(shuō)到第三項指令,才發(fā)現18的動(dòng)作似乎慢了一拍,他第三項指令都說(shuō)完了,第一項指令它都還沒(méi)執行。
  沈沐疑惑地轉頭看向18,卻發(fā)現它也正注視著(zhù)自己,只是那張碳素纖維臉上看不出悲喜,它對他說(shuō):“發(fā)生優(yōu)先事項,Nina的身份標示器‘命運齒輪’打開(kāi)了,已經(jīng)發(fā)來(lái)位置信息!
  Nina失蹤,快四個(gè)月了吧。自從周文成干預案失敗到現在,Nina就像人間蒸發(fā)了一樣。
  身份標示器,是Destiny公司給每個(gè)干預師、干預師學(xué)徒定制的配飾,Destiny公司的規章制度不多,其中最嚴苛的一條,是干預師身份絕不可對外暴露,一旦違背,必須開(kāi)除,且永不錄用。
  所以每個(gè)干預師視自己的身份保密工作為第一要務(wù),寧可項目失敗,也絕不暴露,即便對公司內部的同事都也多加防備,甚至幾個(gè)干預師同時(shí)執行一項高級任務(wù)前,互相都還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面,只有通過(guò)身份標示器才能認出對方,知道對方的位置信息。
  每個(gè)作為身份標示器的配飾自然都不是凡品,都出自名師之手,價(jià)值不菲。Nina那件‘命運齒輪’,便是公司委托瑞士鐘表設計大師操刀。
  “需要我把Nina的位置信息投影到一號屏幕嗎?”18把前面三項指令完成,撇了撇頭問(wèn)沈沐道。
  “不用!彼麕隙,眼神沒(méi)有半點(diǎn)起伏,仿佛沒(méi)聽(tīng)見(jiàn)關(guān)于Nina的那個(gè)消息,繼續沉浸在永無(wú)休止的工作中。
  在命運齒輪打開(kāi)的一瞬間,步宴晨便明白這個(gè)吊墜的價(jià)值絕不是一包泡面所能衡量的,一箱都可能不行。把那么小的吊墜做的那么精巧,背面的羅盤(pán)和正面的齒輪聯(lián)動(dòng)成鎖,里面還別有洞天,簡(jiǎn)直巧奪天工,這么精美的吊墜,一千塊都不一定買(mǎi)的到。
  況且里面蓋子上還刻著(zhù)別人的名字,明顯是有主之物,步宴晨總覺(jué)得這件禮物收著(zhù)不太妥當,打算第二天一早就把這枚吊墜還給她,可是沒(méi)想到等天亮去隔壁敲門(mén)的時(shí)候,發(fā)現房門(mén)上貼了張紙條:
  “我已退租,寶貝收好,切記。勿念!笔鹈荖ina。
  步宴晨這才知道原來(lái)她的名字叫Nina,那吊墜,肯定不是撿來(lái)的,而是她臨走前特意送給自己的。
  “再見(jiàn),Nina!辈窖绯繉χ(zhù)字條告別,回自己的房間找了一條細細的項鏈,把吊墜串起來(lái),掛在脖子上。洗漱的時(shí)候,她發(fā)現后背的紅腫大體都褪了,頓時(shí)心情晴朗起來(lái),出門(mén)的時(shí)候還不忘把Nina門(mén)上的字條撕下,收好。
  今天是周導的新劇《民國之冬》定角的日子,步宴晨進(jìn)劇院大門(mén)前,把齒輪吊墜合于手心,祈禱這個(gè)名為‘命運’的吊墜真的可以為她帶來(lái)好運氣。
  “步宴晨,早啊!
  正在步宴晨祈禱的時(shí)候,一只魔爪從她后背破風(fēng)而至,裹挾著(zhù)滿(mǎn)滿(mǎn)的惡意,拍向她紅腫剛消的后背,等她回過(guò)神來(lái)的時(shí)候已經(jīng)來(lái)不及躲閃,受傷的后背結結實(shí)實(shí)地挨了這一掌,把步宴晨痛得像抽了筋的小龍蝦,背都彎了起來(lái)。
  步宴晨漲紅了臉,跳轉身怒目瞪著(zhù)站在她身后笑得一臉人畜無(wú)害的孫菲菲。
  孫菲菲穿著(zhù)一襲素白的連衣裙,漂亮的栗色長(cháng)卷發(fā)隨風(fēng)飄動(dòng)垂在腰間,白皙的皮膚映著(zhù)晨輝,整個(gè)人籠罩著(zhù)一片圣潔的光暈,像傳說(shuō)中的六翼天使降臨凡間。要不是見(jiàn)識過(guò)她陰人的手段,步宴晨打死都不相信這樣的一副皮囊裹著(zhù)一顆堪比蛇蝎的毒心。
  她見(jiàn)步宴晨疼得那么厲害,一臉驚詫?zhuān)瑵M(mǎn)含歉意道:“對不起,我忘了你昨天從那么高的地方跳下來(lái)那么多次,這個(gè)招呼,打得重了點(diǎn)!
  這是打招呼?吃奶的勁都用上了,分明是暗算吧。孫菲菲在舞臺上的演技不怎么樣,但陰人之后裝無(wú)辜時(shí),她演技每每都能爆發(fā)。步宴晨緊咬著(zhù)牙關(guān),默默轉過(guò)頭朝劇院里走去,孫菲菲追了上來(lái),沒(méi)皮沒(méi)臉地搭著(zhù)步宴晨的肩膀和她一道走進(jìn)門(mén)。
  步宴晨并不是個(gè)會(huì )隱忍的人,特別是在專(zhuān)業(yè)方面,上到導演下到群眾演員,只要表演方面有異議,她都要據理力爭。剛進(jìn)劇院的時(shí)候,初生牛犢的她就敢反駁資深老演員對她的指手畫(huà)腳,雖然她的觀(guān)點(diǎn)大多都是對的,但是劇團那些資歷深厚的演員,即便周導也要讓三分,步宴晨這脾氣,讓周導著(zhù)實(shí)尷尬。
  周導把步宴晨提為女主角后,她心里更是只有戲,沒(méi)有半點(diǎn)人情世故,有的時(shí)候連周導也頂撞。
  現在回想起當初,步宴晨自認太傻太天真。大學(xué)時(shí)導師曾對她說(shuō),一個(gè)演員對表演應該有吹毛求疵的態(tài)度和永不妥協(xié)的精神。這句話(huà)她一直奉為座右銘,銘刻在心、在骨子里。
  現在她知道這句話(huà)是不完整的,知道周導那句‘作為演員只有表演天賦是不夠的,更重要的是會(huì )做人’才是至理名言。
  但她就是即便站在身邊所有人的對立面,只要認定是對的,就堅持到底,絕不妥協(xié)的人,所以她滿(mǎn)懷才華的混成了現在這樣一副鳥(niǎo)樣。
  這孫菲菲一直以步宴晨的好友自居,在步宴晨春風(fēng)得意的時(shí)候,孫菲菲恪守作為一個(gè)朋友的本分,就算步宴晨當眾人的面教她演戲,她也笑臉相迎,只是步宴晨讓她出的丑,她可都記在心里。
  在旁人眼里,是孫菲菲一直讓著(zhù)步宴晨,即便后來(lái)孫菲菲得勢,也一直當步宴晨是朋友,可步宴晨一直都知道,自從她得勢后,對自己的陰招就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。
  現在步宴晨唯一的指望,就是能在新戲《民國之冬》里拿到一個(gè)像樣點(diǎn)的角色,她已經(jīng)不奢求主角了,只要戲份多點(diǎn),有吸睛的點(diǎn)就行。
  假日大廈頂樓,陽(yáng)光透過(guò)百葉窗照進(jìn)沈沐的工作室,珊瑚絨鋪就的地板上升起淡淡的青霞,18走到窗邊,直立雙腿把百葉窗打開(kāi)。
  刺目的光使躺在沙發(fā)椅上的沈沐輕皺眉頭,他睜開(kāi)眼,拿起面前的咖啡杯走向櫥柜:“把我昨天完成的Q1012號項目,柏文煜心理干預策劃書(shū)通過(guò)OA系統下發(fā)給干預師妖雀、山貓和刀疤。告訴他們,只給三天的時(shí)間,做好前期現場(chǎng)查勘,目標人物心理狀態(tài)分析,核對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等關(guān)鍵因素的任務(wù),有什么問(wèn)題立即反饋,并將策劃案抄送元老院里那三位!
  “好的!
  走出工作室之前,沈沐的手搭在門(mén)把手上遲疑了一秒,說(shuō):“把Nina的位置信息發(fā)送到我手機,然后進(jìn)入睡眠模式!
  “收到!
  沈沐的手機一震,18雙眼紅光黯淡下來(lái)。
  《民國之冬》的演員表已經(jīng)敲定了,肖宗洋被選上男主角,女主角是孫菲菲。原本步宴晨也有個(gè)還算不錯的角色,但是定角前主創(chuàng )開(kāi)了個(gè)會(huì ),孫菲菲和肖宗洋也被邀請參加。
  步宴晨得知孫菲菲參加這個(gè)會(huì )議的消息,便猜到自己那個(gè)角色怕是要飛了,果不其然,最終演員表貼出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她的角色給了剛進(jìn)劇院的新人,而她的名字已經(jīng)不在演員表上了。
  其實(shí)他們開(kāi)會(huì )之前肖宗洋特地來(lái)找過(guò)她,約她周末一起去周莊玩,步宴晨大體也明白他的意思,只要她同意肖宗洋的邀請,他就會(huì )在會(huì )上為她爭取一個(gè)像樣的角色。
  肖宗洋這人其實(shí)沒(méi)什么不好,要長(cháng)相有長(cháng)相,要才華也算有才華,之前一直追步宴晨,但她沒(méi)同意,幾次三番拒絕之后,肖宗洋便有些針對她了,但每次她不開(kāi)心的時(shí)候,他又會(huì )來(lái)安慰她,總覺(jué)得這人怪怪的,所以這次,她還是拒絕了肖宗洋的邀請。
  順利成章的,《民國之冬》這部戲便也沒(méi)了她立足之地。
  站在地鐵站臺,步宴晨胡亂地想著(zhù)一些混沌的問(wèn)題,比如人應該怎么做才能人所有人都喜歡?
  伴隨著(zhù)轟鳴聲,地鐵明亮的燈光從黑洞洞的地鐵口射出來(lái),步宴晨不再糾結于這些沒(méi)有答案的問(wèn)題,集中精力調動(dòng)全身一切運動(dòng)細胞,準備在地鐵閘門(mén)打開(kāi)的時(shí)候把自己塞進(jìn)去。
  她自然沒(méi)注意到,在和她相隔兩條軌道的島式站臺上,一個(gè)帶著(zhù)半邊框眼鏡的男人正全神貫注的觀(guān)察著(zhù)她,特別是她脖子上那條掛著(zhù)齒輪吊墜的項鏈,幽暗深邃的目光里透出些許疑惑。
  沈沐眼鏡的鏡片上,投影著(zhù)步宴晨的照片。Nina的吊墜,怎么會(huì )在她身上?
  他在手機屏幕上點(diǎn)了點(diǎn),喚醒18,一邊擠出人群,一邊用手機對18下達指令:“我發(fā)來(lái)一張照片,用人像識別系統查照片里的人是誰(shuí),我要她的一切資料,越詳細越好!
  “明白!





上一本: 下一本:命運干預師3

作家文集

下載說(shuō)明
厄渡眾生Destiny的作者是堯啟,全書(shū)語(yǔ)言?xún)?yōu)美,行文流暢,內容豐富生動(dòng)引人入勝。為表示對作者的支持,建議在閱讀電子書(shū)的同時(shí),購買(mǎi)紙質(zhì)書(shū)。

更多好書(sh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