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介紹

江山哪有卿多嬌


作者:阿晨     整理日期:2023-04-25 06:48:45

  重生一世,命運和那幾個(gè)男人緊緊糾纏在一起,寧喬明白了,這是命中注定的相遇。
  在遇見(jiàn)她以后
  邊陲小鎮,荒蕪而冷清的冬天。
  有寒冷而凜冽的風(fēng)吹過(guò)大地,干枯的樹(shù)枝上還剩下最后一片落葉,在頑強抵抗了許久之后,終于也落了下來(lái)。
  一個(gè)紅衣男子站在河邊,河水荒蕪,像是連時(shí)光都已經(jīng)靜止,有漫天的雪散下來(lái),一點(diǎn)點(diǎn)碎在湖面。男子仰著(zhù)頭,露出絕美的容顏。
  眉心輕輕一點(diǎn)朱砂,一雙桃花眼角泛著(zhù)冷冷的光,平時(shí)里都揚著(zhù)笑的唇已經(jīng)平成了一條直線(xiàn),他赤著(zhù)腳,站在雪地里,仿佛一點(diǎn)都不覺(jué)得冷。
  身后傳來(lái)動(dòng)靜,他聽(tīng)若未聞,依舊保持著(zhù)之前的姿勢。
  有刀鋒畫(huà)著(zhù)地面發(fā)出輕微的摩擦聲,紅衣男人的唇角這才泛起微微的笑,但是很快就暗淡下去。
  沒(méi)有她的天空,可真是難看吶。
  紅衣男子慢慢轉身,看向離他不遠的青衣男子。他慢慢地閉上了眼睛。
  阿喬啊,你可知道世界上最美的東西是什么?他曾經(jīng)如此問(wèn),而那個(gè)女人,是怎么回答的呢?她好像有些敷衍,有些不耐煩,她哄著(zhù)他,她說(shuō),我知道了世界上最美的東西是你啦,你最貌美天下舉世無(wú)雙了。然后說(shuō)完,又低下頭去做自己的事情了。
  他的笑容剛一泛起就冷了下去,他看著(zhù)他,輕輕地說(shuō)了聲,“你來(lái)了?”
  “寧喬她……”
  “死了!
  青衣男子瞬間暴怒,他的刀鋒快得驚人,紅衣男子的瞳孔微微收縮,他看見(jiàn)那把泛著(zhù)銀輝的劍刺向了他的身體,他笑得風(fēng)輕云淡,再無(wú)往日一絲半點(diǎn)的妖孽之氣,他臉上的表情有些惡意的得意。
  “你不知道,她死前究竟有多痛苦,她想掙扎,她想活過(guò)來(lái),可是她還是死掉了,其實(shí),她一點(diǎn)都不喜歡你,她只是利用你,只是要讓你陪在她的身邊,她只是寂寞罷了!
  他看著(zhù)青衣男子臉上的痛苦,又看了看這荒蕪的時(shí)節。再次,補充一句:“你,不過(guò)只是一個(gè)替代品罷了!
  他的心里泛起微微的快意,他察覺(jué)到那把劍拔出了自己的身體,他低下頭看了看,很干凈,很利落,他大紅的衣服變得越來(lái)越妖艷,他笑,阿喬啊,這下你可沒(méi)辦法擺脫我了。
  有風(fēng)從他的胸口刮過(guò),他聽(tīng)得見(jiàn)轟隆隆的聲音,他覺(jué)得寂寞,他看著(zhù)青衣男子臉上的痛苦與悲戚之色,他看見(jiàn)青衣男子有些頹然地坐在地上,地上的雪化成了幾個(gè)小洞,可是,這里的雪實(shí)在是太大了,大得可以遮住所有的前塵過(guò)往,遮住所有的眼淚與歡笑,這里的大雪,埋葬了所有他們關(guān)于同一個(gè)女人的記憶。
  紅衣男子慢慢倒在地上,他睜著(zhù)眼睛,看著(zhù)頭頂的天空,眼前浮現出一大段一大段的場(chǎng)景,都說(shuō)人死之前的那幾秒,一個(gè)人一生的記憶,就會(huì )像萬(wàn)花筒那般,絢爛地成為無(wú)聲的暮景,一幕一幕從他的眼前滑過(guò)。
  他張大了眼睛,卻不見(jiàn)分毫。
  是不是他的阿喬不要他了,所以他才看不到?
  耳邊似乎可以聽(tīng)到青衣男子無(wú)聲的哭泣聲,他微微轉過(guò)頭,看到那張棱角挺立的臉上,淚眼滂沱,他心里淡淡地想,寧喬啊寧喬,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,有人為你哭,也有人為你笑,你該安心了罷。
  大概是……不夠吧,你是那么貪心的人,你熱愛(ài)這世上的每一個(gè)東西,唯獨不愛(ài),我們。
  遠處不知道傳來(lái)誰(shuí)的低吟淺唱,像是來(lái)自天堂的梵音,他承認自己是故意的,言語(yǔ)的挑釁,不過(guò)只是成全一段殉葬。
  寧喬,我來(lái)找你了,你等等我,好嗎?
  沒(méi)事,以后有我在了,她們就不會(huì )欺負你了。
  寧喬是被一盆冰涼的冷水給潑醒的。
  正是初冬,水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變得冰冷并且刺骨,寧喬迅速地從床上爬起來(lái),瞪著(zhù)面前這個(gè)氣勢洶洶的女人。
  溫暖的被窩被淋個(gè)通透,她的衣服緊緊地貼在身上,這個(gè)房子并不能很好地擋風(fēng)遮雨,有冷風(fēng)灌進(jìn)來(lái),一吹,寧喬不自覺(jué)地抖了一下,她現在,整個(gè)細胞都徹底地蘇醒過(guò)來(lái)。
  “小賤蹄子,都幾點(diǎn)了還再睡,趕緊起來(lái)刷恭桶!
  寧喬看了看外面天色,五更不到,是她必須“工作”的時(shí)間,四更天的時(shí)候,就有馬車(chē)過(guò)來(lái)拉從各個(gè)宮里遞出來(lái)的夜香桶,倒完了夜香,就該輪到她工作了。
  或許她該慶幸她不是四更天就要爬起來(lái)的那個(gè),寧喬低著(zhù)頭看了看自己這瘦小的身子,還在發(fā)育中,她需要更好的睡眠。
  “發(fā)什么呆呢!币黄焉却蟮陌驼普f(shuō)著(zhù)就招呼了過(guò)來(lái),寧喬早有防備,身子往后一仰,躲開(kāi)這個(gè)巴掌,一只手抓住面前的這只手腕,她抬起頭,揚起笑容:“嬤嬤,急什么呢,奴婢這就起來(lái)!
  李嬤嬤是宮里的老人了,只可惜跟錯了主子,之前跟的主子掉落在池塘死掉了,樹(shù)倒猢猻散,她就被發(fā)配到了這個(gè)皇宮里最差的地方,掌管著(zhù)像她這樣的苦役。
  是的,苦役,曾經(jīng)權傾一時(shí)的寧王千金,若嫣郡主,變成現在這個(gè)可以隨意被人欺辱打罵的小宮女,寧王被秘密處死,她家的人男的為奴,女的為妓,也幸好她命好,皇帝顧念舊情,沒(méi)讓她為妓,倒是打發(fā)到了這皇宮的角落里做苦役。
  曾經(jīng)無(wú)數次地告訴父親要低調,否則引來(lái)君王妒忌,往日所憑借所依仗的東西,轉瞬之間便可致命。最是無(wú)情帝王家,這樣的結局她也不是沒(méi)有想到過(guò)。
  寧喬看著(zhù)天色漸亮,微微笑了笑。沒(méi)關(guān)系,只要人還活著(zhù),就好。既來(lái)之則安之,她要先生存下來(lái),剩下的,有命留著(zhù)再說(shuō)。
  不是她涼薄,而是這個(gè)世界太無(wú)情,可是她要活著(zhù),不是么?
  寧喬揚著(zhù)臉,笑得無(wú)辜:“嬤嬤能等奴婢先換個(gè)衣服嗎,奴婢的衣服濕了,要是出去凍病了,誰(shuí)來(lái)刷這恭桶?”
  那嬤嬤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大概覺(jué)得她說(shuō)的也是實(shí)話(huà),冷哼了一聲,語(yǔ)氣還是不大好:“給我動(dòng)作麻利點(diǎn)兒,不然,等著(zhù)我抽你!比缓筠D身出了門(mén)。
  李嬤嬤的身后,寧喬臉上的笑容漸漸冷了下來(lái),她看了看那背影,轉過(guò)身,換好衣服。
  五更天之前,她必須把所有的桶刷完,刷完了吃早飯,然后再去打掃那些偏僻的犄角旮旯,吃飯的時(shí)候她必須吃多一點(diǎn),保持體力,她聞著(zhù)自己身上的味道,覺(jué)得自己已經(jīng)快要失去嗅覺(jué)。
  但是,那難聞的氣味還提醒著(zhù)她,她的嗅覺(jué)還一切正常,回房換了衣服,拿著(zhù)掃把,跟隨者一干宮女,開(kāi)始打掃皇宮的各個(gè)角落。
  還算是有點(diǎn)地位有些輩分的宮女分到的位置都是盡量地靠近皇宮內院,而像她這種戴罪之身,自然是哪里沒(méi)有人去就往哪里打掃。
  不過(guò),她倒是樂(lè )得清閑。
  “小賤貨,你去那邊打掃,我先去如廁。等我回來(lái)之前,把這些那些都掃干凈!”比她早來(lái)幾個(gè)月的宮女沖著(zhù)寧喬指手畫(huà)腳的,寧喬應了聲,連眉頭都沒(méi)皺一下,拿著(zhù)掃把就開(kāi)始打掃起來(lái),那個(gè)宮女顯然對于寧喬的這個(gè)態(tài)度很滿(mǎn)意,她笑了笑,語(yǔ)氣里帶著(zhù)輕慢和不屑:“你已經(jīng)不是當初的那個(gè)大小姐了,你永遠都翻不了身,你要知道你現在,誰(shuí)都可以輕賤你!”
  “是!睂巻痰椭(zhù)頭,笑了笑,乖巧應道。
  見(jiàn)寧喬如此乖巧,那宮女這才滿(mǎn)意,在旁邊看了半晌,這才趕緊離開(kāi),寧喬雖然背對著(zhù)那宮女,但是還是聽(tīng)到那宮女興奮的聲音傳來(lái),“小茹小茹,你說(shuō)路公子正在往這邊來(lái)是真的嗎,你看看我這珠花好不好看,你看看我衣服亂沒(méi)亂!
  “好姐姐,你最漂亮了,趕緊去啊,好不容易才有這機會(huì )?禳c(diǎn)快點(diǎn)!
  聲音漸漸遠去,寧喬手上的動(dòng)作慢慢頓了下來(lái),她有些無(wú)奈地看著(zhù)這滿(mǎn)地的落葉,看起來(lái)蕭條極了,她嘆了口氣,終究還是打掃起來(lái),只是……
  這個(gè)樹(shù)葉什么時(shí)候才全部掉完。。!
  寧喬抬起頭,恨不得一掃把往樹(shù)上打去,把那些搖搖欲墜過(guò)一會(huì )兒飄幾片下來(lái)的樹(shù)葉全部搖下來(lái),她想了想,干脆把掃把往地上一扔,卷起袖子就打算開(kāi)始爬樹(shù)。
  爬樹(shù)還是她小時(shí)候干過(guò)的事兒,那會(huì )兒寧王天天不在家,整個(gè)王府就她最大,在翻完了寧王書(shū)房里所有的書(shū)之后,她開(kāi)始把目光轉到外面那些無(wú)辜的花草樹(shù)蟲(chóng),只是后來(lái)長(cháng)大了,被嬤嬤天天跟在后面耳提面命諄諄教導,再也沒(méi)有樹(shù)讓她爬了,她氣喘吁吁手腳并用地爬上樹(shù),一屁股坐在大大的枝椏上面,胸口不停地起伏,等了好久才緩過(guò)勁來(lái),寧喬有點(diǎn)開(kāi)始嫌棄這個(gè)沒(méi)用的身體了。
  到底是沒(méi)吃過(guò)什么苦頭,寧喬咬著(zhù)腮幫子生著(zhù)自己的悶氣,以后她沒(méi)有奴仆成群,只有她自己,她一定要好好對待自己的身體。
  她坐在樹(shù)杈上,遙遙地可以看到一小部分的皇宮,皇宮很大,大到她站在樹(shù)上目光所及之處不過(guò)只是鳳毛麟角,大到,一想到她的那個(gè)計劃要怎么樣才能夠得以實(shí)施,她的腦袋就一抽一抽地疼。
  冬日的陽(yáng)光很好,寧喬讓自己的身體放松下來(lái),她讓自己的背漸漸靠在身后的樹(shù)枝上,一仰頭,靠上的卻是一具溫熱的身體。
  寧喬心里一驚,一聲尖叫,身子迅速地往外一側,卻忘記自己是在樹(shù)上,眼看著(zhù)就要掉了下來(lái),寧喬的一只手死死抓住一個(gè)枝干,她不敢看下面到底有多高,摔下去會(huì )不會(huì )摔成一攤肉泥,她的手死死地扣著(zhù)樹(shù)干,揚著(zhù)脖子看過(guò)去……
  面前是一張喜氣洋洋的娃娃臉。
  那張臉有些嬰兒肥,臉圓圓的,肥嘟嘟的,很可愛(ài),他的眼睛很漂亮,黑黑的,像葡萄,莫名地讓寧喬想起了狗狗,那眼睛瞇起來(lái),笑眼彎彎,他沖著(zhù)她笑:“你怎么那么怕我呀!
  “唉唉唉,你做什么吊在樹(shù)上,這么吊著(zhù)很好玩嗎?”說(shuō)話(huà)間,娃娃臉學(xué)著(zhù)她的樣子掛在樹(shù)上,只是相比于她的狼狽樣子,圓圓臉倒掛的姿勢還算是優(yōu)雅。
  “滾。!”寧喬從牙關(guān)里爆出這一個(gè)字,隨著(zhù)這一字的落下,她的身體也猶如斷了線(xiàn)的風(fēng)箏,飄了下去。
  身體在那一瞬間的失重力讓寧喬閉上了眼睛,她已經(jīng)做好了要么摔死要么摔得半死不活的準備了,她一邊尖叫,叫聲在發(fā)出一半的時(shí)候戛然而止,腹部傳來(lái)被迅速勒緊的疼痛感讓她說(shuō)不出話(huà)來(lái)。
  腦袋往下垂著(zhù),血液倒流,她的臉痛苦不堪不用想也知道有多扭曲,她睜開(kāi)眼睛看見(jiàn)之前樹(shù)上的那個(gè)娃娃臉不停地蠕動(dòng)著(zhù)自己的身體從樹(shù)上蹭啊蹭啊爬下來(lái),然后慢悠悠地蹭到她的面前,他揚起脖子,沖著(zhù)寧喬無(wú)辜地揮手:“我救了你!
  渾蛋,先放她下來(lái)好嗎。
  寧喬的眼睛迅速地掃了一下面前這個(gè)娃娃臉的穿著(zhù),光看布料跟氣場(chǎng)就知道非富即貴,只是在各種王孫公子里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可以跟面前的這個(gè)娃娃臉對上號的,也沒(méi)聽(tīng)說(shuō)有哪個(gè)皇子這么貪玩無(wú)聊的。更何況,面前的這個(gè)人似乎并不認識她就是寧王的女兒寧喬。
  在心里排除掉幾個(gè)有可能的皇子王孫,只剩下那個(gè)宰相府不學(xué)無(wú)術(shù)的公子了。
  那個(gè)從來(lái)都未曾謀面,她不屑于他,而他也同樣瞧不起她的宰相之子。
  不過(guò)一瞬間,寧喬還是決定裝失憶,反正她再也不是那個(gè)若嫣郡主了,也沒(méi)必要帶著(zhù)一個(gè)面具努力地笑,往日種種,早已隨著(zhù)她最后一個(gè)親人的離去而死得干干凈凈。
  她是寧喬,宮女寧喬。
  她努力地讓自己堆起笑臉,“這位公子,能不能先將奴婢放下來(lái),公子救奴婢的恩德奴婢沒(méi)齒難忘……”
  “好難看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“你倒著(zhù)腦袋笑起來(lái)好難看……”
  寧喬告訴自己不生氣不生氣她沒(méi)必要跟這個(gè)明顯孩子習性的人生氣,她再次讓自己顯得無(wú)害顯得和藹可親。
  “這位公子,您先放奴婢下來(lái)……”
  “我聽(tīng)到那位宮女姐姐說(shuō)讓你打掃衛生的,你偷懶!”娃娃臉瞇著(zhù)眼睛笑,那笑容里竟然有一種人生得遇一知己相見(jiàn)恨晚的感覺(jué),他伸出手,戳了戳寧喬的臉頰,然后又扯了扯,“你怎么這么瘦啊……”
  寧喬覺(jué)得自己的腦袋快要充血,在這個(gè)地方她要么是要被虐待死,要么被摔死,要么就是腦充血而死,終于,她忍不住爆發(fā)出來(lái),“你這小子趕緊把老娘我放下來(lái),奶奶個(gè)熊的!
  “我娘不在這里!焙?chē)烂C很認真的語(yǔ)氣。
  寧喬的嘴角抽了抽。
  “那你娘有沒(méi)有說(shuō),你再不把我放下來(lái)我就要死了!”
  那群天天跟在她后面對她悉心教導提醒溫婉賢淑的嬤嬤們要是還在,肯定會(huì )嚇哭出來(lái)。
  娃娃臉搖頭,無(wú)比利索地從鞋子里掏出一把匕首,在寧喬的面前晃了晃,顯然卻不打算割掉繩子,寧喬看著(zhù)他舞著(zhù)匕首,只覺(jué)得眼冒金星,連哼的力氣都沒(méi)有了。
  寧喬努力地看著(zhù)他手上的匕首,他顯然不擅長(cháng)玩匕首,時(shí)不時(shí)地匕首就差點(diǎn)甩出去,又被他險險地接住了,可是他卻要玩,看起來(lái)很是手生,寧喬心驚膽戰地看著(zhù),看著(zhù)那匕首在她的臉蛋上方揮舞過(guò)去揮舞過(guò)來(lái),然后看到匕首在她的意料之中瞬間甩開(kāi);^(guò)這繩子,直直地扎進(jìn)一旁的樹(shù)干里,然后寧喬掉了下來(lái)。
  寧喬倒在地上,以面朝地,連哼哼的力氣都沒(méi)有了。
  “哎呀,不好意思,最近剛剛從林崖那里學(xué)的,還沒(méi)上手!毙ξ麉s毫無(wú)誠意的抱歉聲。
  寧喬原本想發(fā)泄的,但是她看到了那把明晃晃的刀,又看了看面前這張如花笑靨,收起不滿(mǎn)的情緒,她笑了笑,俯下身來(lái),“奴婢寧喬,見(jiàn)過(guò)路公子!
  宰相府路丘,誰(shuí)人不知,誰(shuí)人不曉,他將“紈绔子弟”四個(gè)字詮釋得完美,他不習武,不讀書(shū),每天吃喝玩樂(lè ),他不是傳統的那種喜歡仗勢欺人的世家公子,但是卻也不是那種乖乖的好少爺,他是個(gè)異類(lèi),他長(cháng)相俊美,他出手闊綽,他有菩薩心腸可是有時(shí)候卻又是暗面修羅,他在京城無(wú)人不知無(wú)人不曉,他聰明卻不愛(ài)建功立業(yè),惹是非的本事倒是不小。
  寧喬還半屈膝地蹲著(zhù),路丘視若不見(jiàn),半蹲下來(lái)與寧喬平視,“寧喬,你就是那個(gè)寧喬?”
  “奴婢寧喬!
  “當初聽(tīng)說(shuō)你長(cháng)得挺好看的,現在看來(lái)一點(diǎn)也不可愛(ài)嘛!
  “……”
  “唉,她們都欺負你嗎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沒(méi)事,以后有我在了,她們就不會(huì )欺負你了!
  寧喬璀然一笑:“好啊,那以后有路公子罩著(zhù)了,就不會(huì )有人再欺負我了!
  路丘的眼睛悄悄地瞇了起來(lái)。
  寧喬回去,少不了挨了一頓罵,寧喬低著(zhù)頭,沉默不言。
  等到李嬤嬤意興闌珊的時(shí)候,寧喬轉過(guò)身,兀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,路丘在一旁看著(zhù),只覺(jué)得這個(gè)女子,實(shí)在不是他想象中的那般。
  他想象中的寧喬,若是受到這般侮辱,要么哭哭啼啼要么要死要活,不像她現在這般,一頓罵過(guò)后還如同什么事情都未曾發(fā)生一般。
  寧王的去世,似乎也對她造成不了任何影響。
  寧喬抱著(zhù)一大堆衣服去洗衣服,她們這樣低劣的衣物自然不用送去洗衣局洗,就算送過(guò)去,也不會(huì )有人當回事,回來(lái)的時(shí)候勢必是不能穿的,寧喬走在后面一個(gè)小水井旁,蹲了下來(lái)。
  寧喬的手指很白凈,看起來(lái)就不像是干粗活的樣子,指如青蔥大概說(shuō)的就是她這般,路丘在一旁看著(zhù),看到寧喬面色不變地將指尖浸入冰涼的水中,很快就凍得通紅。
  他路丘從來(lái)都不能算是有惻隱之心的人,但是那會(huì )兒,他真的替她有些心疼。
  “是被她父王的去世,家族的沒(méi)落給刺激了嗎?”路丘輕聲低喃。他此刻的眼神,一點(diǎn)都不像那個(gè)白癡的幼稚公子,反而帶著(zhù)聰慧,他的臉上是淡淡的笑容,他負手站樹(shù)后,研判地看著(zhù)她。
  寧喬總覺(jué)得身后有一個(gè)目光,芒刺在背,她察覺(jué)到有些不對勁,回過(guò)頭,見(jiàn)到笑嘻嘻地蹲在一旁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出現的路丘,再轉回來(lái)的時(shí)候忍不住翻了個(gè)白眼。
  “寧喬寧喬,你的手真漂亮!
  “……”
  寧喬回過(guò)頭,讓自己不要理會(huì )這個(gè)無(wú)聊得閑得無(wú)聊的人。
  當他出現的那一刻,寧喬一度以為他是她的稻草,是可以把她帶出皇宮的人,十分鐘以后,她就知道她錯了。
  有些人需要花一輩子的時(shí)間去了解,有些人,十分鐘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
  當寧喬以為自己算是勉強找到了依靠的時(shí)候,路丘的身子就不管不顧地依偎了過(guò)來(lái),絲毫不管男女之嫌,他扁了扁嘴巴,“你身上好香啊你叫什么名字!
  “我是偷偷跑過(guò)來(lái)的,外面那些女人真的好煩唉!
  當那個(gè)把活都丟給她的宮女帶著(zhù)滿(mǎn)臉沮喪與不甘回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本來(lái)還在她身旁蹭啊蹭的娃娃臉迅速消失不見(jiàn),她瞠目結舌地看著(zhù)他手腳愚笨卻不失速度地往樹(shù)上爬,一只手放在嘴邊做“噓”狀。
  那宮女自是沒(méi)看見(jiàn)爬樹(shù)的路丘,但是倒是看到了正在發(fā)呆的寧喬,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責罵。
  于是她放棄了。
  這不是她的救命稻草,這是明顯心智未開(kāi)貪玩的少年,這是沾惹上了就扯不開(kāi)的堅強牛皮糖!
  眼看著(zhù)一身月白色長(cháng)袍耷在了地上,路丘不管不顧地坐了下來(lái),雙腳一盤(pán),一雙圓圓的眼睛湊近了寧喬。
  呼吸近在咫尺,那溫熱的觸覺(jué)讓寧喬覺(jué)得自己的細小的毛發(fā)全都豎了起來(lái),雞皮疙瘩起了一身,她實(shí)在是受不了地推他,卻被他閃了過(guò)去。他捂著(zhù)嘴大笑,指著(zhù)她通紅的臉。
  “哈哈,你的毛都豎起來(lái)了!”
  你TM的毛才起來(lái)了!
  寧喬實(shí)在是想發(fā)飆,但是聲音一大勢必把李嬤嬤招過(guò)來(lái),雖然她不知道路丘是如何躲過(guò)李嬤嬤這些人神不知鬼不覺(jué)地進(jìn)來(lái)的。她深深呼吸,一出手就捏住路丘的臉。
  路丘的臉果然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那么舒服呀……
  寧喬滿(mǎn)意地喟嘆一聲,看到指尖那好看討喜的臉變得扭曲起來(lái),“唔,發(fā)……凱……”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寧喬笑出聲來(lái),松開(kāi)他的臉,看到他的臉上突然多出來(lái)的幾個(gè)清晰的指印,看到他哀怨地如同害羞一般的轉過(guò)身子只留給她一個(gè)蕭瑟的背影,就在她以為他生氣了的時(shí)候,路丘默默轉過(guò)來(lái),“你不準備過(guò)來(lái)安撫嗎?”
  寧喬黑線(xiàn)。
  你不準備過(guò)來(lái)安撫嗎?!這句話(huà)說(shuō)出來(lái)的味道怎么跟“你不打算過(guò)來(lái)侍寢嗎”一樣!
  寧喬將手上水往路丘身上一灑:“給我閉嘴!
  她早就知道這個(gè)路丘不是她的那根稻草,所謂的稻草,不過(guò)只是她的錯覺(jué)罷了。
  路丘的脾氣很好。早有傳言,但是她從不會(huì )想過(guò)他的脾氣會(huì )好的容忍她這個(gè)“卑微”的宮女的以下犯上。
  或許,也就是他的這副沒(méi)心沒(méi)肺的樣子,才讓他活到至今還深得皇帝器重。
  大概是這邊動(dòng)靜太大,李嬤嬤走出來(lái),看到院子里在洗衣的寧喬,又開(kāi)始罵道:“洗衣服就洗衣服,吵吵囔囔的作死啊,還嫌不夠煩!”
  寧喬不用轉頭也感覺(jué)到手掌下那溫熱早就不見(jiàn)了,她收回手,也收起臉上放松的笑靨,轉身洗衣服,目光瞟見(jiàn)那躲在樹(shù)叢后面的那一抹月白。
  他曾經(jīng)得意揚揚地給她炫耀他逃跑的本事,她也從一臉的驚奇到現在的見(jiàn)怪不怪了。
  路丘這個(gè)人,要保持距離。寧喬這么告訴自己。她的直覺(jué)告訴她,他是危險的。
  宣鸞殿。
  路丘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把玩著(zhù)一個(gè)精致的茶杯,一只腳高高地蹺了起來(lái),幾乎是以躺著(zhù)的姿勢坐在那一張椅子上;噬蠈幥催M(jìn)來(lái)的時(shí)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番景象。
  “你已經(jīng)摔了我多少個(gè)茶杯了?”
  說(shuō)話(huà)間,路丘手上正在把玩的杯子掉了下來(lái),眼看要摔成粉碎,卻被皇帝身后站著(zhù)的沉默的男人給瞬間搶救了回來(lái),穩穩地放在離路丘遠遠的桌子上。
  路丘看著(zhù)完好無(wú)損的杯子,身子迅速地纏上了沉默卻安穩如山的黑衣男子的身上,“哎呀,我就知道林崖會(huì )接住的,林崖最好了,我最?lèi)?ài)你了!
  “咳咳!睂幥磦鱽(lái)不自在地咳嗽聲。
  林崖扒開(kāi)纏著(zhù)自己脖頸的手,臉上并無(wú)任何波動(dòng),“路公子,你言重了!
  寧千未看到路丘身上臟兮兮的痕跡,不自覺(jué)地皺了皺眉頭:“你又去哪里玩去了?”
  路丘的表情在那一瞬間變得深不可測。他看著(zhù)寧千未笑:“我去看你妹妹去了!”
  “娉婷又給你惹麻煩了吧!
  “不是她……”
  路丘看到寧千未的身形一滯,心情大好,他笑瞇瞇地托著(zhù)下巴再扔過(guò)去一句話(huà),“我覺(jué)得她比你那娉婷妹妹要可愛(ài)得多了!
  寧千未的臉色很難看:“路丘你還要你脖子上的那顆人頭不要?”
  林崖迅速地跪了下來(lái),低著(zhù)頭,很謙卑,“皇上息怒!钡故钦鲀,一副吊兒郎當一切都無(wú)所謂的樣子。
  寧千未的額頭抽了抽,他怎么就攤上了這樣一主兒,什么都不怕,肆意妄為。
  “說(shuō)吧,把你知道的都說(shuō)出來(lái)!
  路丘玩著(zhù)手里的茶杯,像是茶杯比面前的人有意思多了的樣子。
  “今天去哪里了?你過(guò)來(lái),到底是有什么事?”淡淡的卻飽含威嚴聲音從旁邊傳來(lái),路丘并不畏懼,臉上也未出現任何害怕的神色,只是他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(lái),狀似無(wú)意地說(shuō)道:“我說(shuō)你那個(gè)妹妹,打發(fā)到深宮大院做苦役真是可惜了!
  “哼,可惜什么,他們自找的!
  路丘聳了聳肩膀,不置可否。
  “早有天師預言,乾和二十五年,會(huì )有異星轉世,結果,就遇上寧王叛亂,我看我那個(gè)妹妹可惜投身在這王孫家……”
  路丘聽(tīng)出了皇帝的弦外之意,他轉頭一笑,因為天色漸漸有些暗了,有宮女上來(lái)一一點(diǎn)燈,燈光亮了起來(lái),他看清楚了昏黃中的皇帝的臉,看著(zhù)那些宮女一一下去,他這才開(kāi)了口,“看來(lái),你還是同情若嫣郡主的!
  “寧王死有余辜,我念在若嫣一女流之輩成不了大器,才饒過(guò)她一次,寧王雖然做的事情大逆不道,但是卻也是對朝廷有功,還有,路丘,現在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什么若嫣郡主了!睂幥刺嵝训。
  “你那么疼娉婷公主,這個(gè)若嫣,你真打算不管她了?”
  皇帝看了他一眼,冷哼一聲:“看來(lái),你真的應該好好地待在路相府里,好好的學(xué)習學(xué)習了……”
  路丘吐了吐舌頭,不勞皇上親自動(dòng)手,自己推開(kāi)了門(mén)就往外跳出,出門(mén)的那一瞬間,他回過(guò)頭沖著(zhù)寧千未咧了咧嘴,再回過(guò)頭的時(shí)候,臉上的笑容已經(jīng)早就沒(méi)了絲毫笑容,見(jiàn)李公公的眼光探尋地望了過(guò)來(lái),路丘笑瞇瞇地看著(zhù)他,李公公有那么一瞬間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(jué)。
  “我說(shuō)李公公啊,我爹要是找過(guò)來(lái),你別說(shuō)你在皇宮里見(jiàn)到我了啊!
  李公公弓著(zhù)身子,正想說(shuō)話(huà),剛剛那個(gè)白衣少年早已經(jīng)消失不見(jiàn),他也已經(jīng)見(jiàn)怪不怪了。
  寧千未雙手負在身后,看著(zhù)路丘消失的方向,低聲吩咐,“林崖,你去看好那個(gè)寧喬。別給我生出什么亂子,對了,還有路丘。如果你看到路相了,讓路相將他帶回去!
  “是!
  “路丘留在皇宮,終究是個(gè)禍害!彼床磺迥莻(gè)少年。
  寧喬好不容易等到嬤嬤宮女們睡熟了,耳邊傳來(lái)隔壁幾張床上的宮女呼吸的聲音,她悄悄從床上爬起來(lái),隨便穿了件衣服,慢慢磨蹭到門(mén)口。
  門(mén)縫傳來(lái)“吱呀”一聲,房間里并無(wú)任何動(dòng)靜,寧喬輕笑一聲,身子輕靈無(wú)比地閃了出去。
  如果此刻有人看見(jiàn),必定會(huì )驚訝地睜大眼睛,此刻寧喬的動(dòng)靜跟身手全然不同于白日里那般遲鈍,她的眼睛狡黠靈慧,她的嘴角揚著(zhù)一抹自信的笑容。她的動(dòng)作輕靈,全無(wú)往日的死氣沉沉。
  寧喬在快步地行走,她讓自己的表情盡量看起來(lái)坦然一點(diǎn),她理了理自己的衣裳,又理了理自己的頭發(fā),使自己看起來(lái)更妥帖一點(diǎn),她低著(zhù)頭,腦子里有自己的路線(xiàn)。
  她連續一周晚上在皇宮里暴走,她在盡量讓自己熟悉這里的環(huán)境,盡量找到這嚴密布置的缺口,她靜靜地站在宮門(mén)不遠處的墻面,豎起耳朵,盡可能地讓自己能夠從那些禁衛軍的聊天中抓到有用的消息。
  每個(gè)人都以為若嫣郡主是個(gè)嬌滴滴的弱女子,愚笨,驕傲,又自大,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狡黠,聰慧和勇敢,只是知道的人,現在都不在了。
  她好不容易才從內城走到外城,只要有希望,她就不會(huì )放棄。
  她將自己的身子隱藏在陰影里,她并不想被人發(fā)現,不過(guò)就算被人發(fā)現,她不過(guò)也只是個(gè)宮女而已,隨便編個(gè)借口也就糊弄了過(guò)去,只是她最怕的,就是遇見(jiàn)這具身子的熟人。
  現在的時(shí)間大部分人都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就寢了,對于寧喬而言,這個(gè)時(shí)間正是她最精神的時(shí)間。
  她垂著(zhù)眼睛,細心地聽(tīng)著(zhù)那邊站崗的人的對話(huà),眼睛卻在不停地掃視,看來(lái)來(lái)往往出入宮門(mén)的人馬,看能不能找到機會(huì )。
  之前她就聽(tīng)說(shuō)每隔幾天就會(huì )有一班出宮采購的車(chē),早上天未亮就出門(mén),晚上天要黑的時(shí)候才會(huì )回來(lái),寧喬緊靠在墻邊聽(tīng)到遠遠地傳來(lái)放行的聲音,寧喬盯著(zhù)那車(chē),趁著(zhù)人不注意,趕緊跟了過(guò)去。
  她是戴罪之身,生活在黑暗之中,而她不可能有機會(huì )接觸得到宮里這些光明正大地可以自由行走的人。
  寧喬加快了步伐,讓自己不至于落后太多,遠遠地,她看見(jiàn)那車(chē)停了下來(lái),大概是采買(mǎi)司,門(mén)口還站著(zhù)一群嬤嬤小太監們,見(jiàn)有車(chē)過(guò)來(lái),很快有宮女?huà)邒邆兩蟻?lái)卸東西。
  “哎呀怎么現在才回來(lái),我們御膳房要的東西買(mǎi)了嗎?”
  “買(mǎi)了買(mǎi)了在后面呢,嬤嬤你別急!
  寧喬看到她們爬進(jìn)馬車(chē)里找著(zhù)東西?墒抢习胩煲膊灰(jiàn)出來(lái)。那宮女找出東西來(lái),寧喬看到那宮女的臉色漸漸變了,嬤嬤們開(kāi)始罵:“不是給你千叮萬(wàn)囑地一定要買(mǎi)回來(lái)的嗎!過(guò)兩天就是宴會(huì )了,當今圣上最?lèi)?ài)吃的就是那道雞丁最不可缺的就是這貢椒,我千叮嚀萬(wàn)囑咐的讓你給我買(mǎi)回來(lái),你看看你買(mǎi)了些什么,這么些亂七八糟的,貢椒呢?!”
  那小宮女都快要哭出來(lái)了。
  “你這個(gè)月的分例,給我全部扣掉!
  旁邊一小太監機靈:“嬤嬤別氣,嬤嬤別氣,離宴會(huì )不是還有好些天嗎,趕明兒嬤嬤再差人去買(mǎi)就是,正好,端妃每日都要食的那蓮子湯也快沒(méi)呢,也該差人去買(mǎi)點(diǎn)上好的蓮子回來(lái)才是,順便看看這次宴會(huì )還差些什么,再買(mǎi),不管怎么樣,可不能掃了主子們的興,對了,娉婷公主不是讓小蘭后天去京城的錦羅閣拿新定好的衣服嗎,我們再一起去罷!
  這廂那嬤嬤才罷休,帶著(zhù)一幫人手將東西拉走,等到馬車(chē)上的貨物被漸漸卸了下來(lái),寧喬混在幾個(gè)宮女的身后,漸漸接近那輛馬車(chē),身子一矮,就鉆了進(jìn)去。
  她躺在馬車(chē)的下面,嘗試著(zhù)讓自己抓住馬車(chē)的底部,但是很快,她又爬了出來(lái)。拍了拍身上的塵土,見(jiàn)并沒(méi)有人注意到她,她快步離開(kāi)。
  寧喬擔心自己住的那房間里有人起夜,如果發(fā)現她不在那就糟了,這么想著(zhù)腳下就越走越急,走快了腳下不知道踹到了什么東西,寧喬哎呀一聲,摔了出去。
  寧喬覺(jué)得自己的心都快跳了出來(lái),她告訴自己不要慌,不要慌,最壞也不過(guò)只是丟一條命而已,想到這里,心跳慢慢平穩了下來(lái)。
  她坐了好一會(huì )兒才敢去看那個(gè)絆了自己一跤的那個(gè)東西,從背影上看,像是一個(gè)人,她猶豫了一下,終于還是探出手去。
  那人“哼”了一聲,這聲音有些似曾相識,寧喬見(jiàn)那人還活著(zhù),趕緊爬起來(lái)就要走,自己的腳卻被那人抓住了。
  “喬喬,你怎么在這里?咦。我這是在哪里?我怎么在這里!”
  寧喬終于聽(tīng)出了這個(gè)聲音的主人。
  寧喬回過(guò)頭,跪在地上:“奴婢起夜,不小心走迷了路,正巧兒就碰見(jiàn)路公子,倒是路公子,你怎么又會(huì )在這里?”寧喬的眼睛里透著(zhù)懷疑。
  路丘在草地上呆坐了一會(huì )兒,方才恨恨地道:“這個(gè)林崖,只知道唯皇上的命是從,皇上讓他把我扔出去他倒是真的把我扔在了這里!
  寧喬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林崖,知道他是皇上面前的第一帶刀侍衛,聽(tīng)說(shuō)他曾經(jīng)是武林中人,一身的好功夫,后來(lái)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,留在了皇帝的身邊。
  “路公子既然沒(méi)事了,那奴婢就先走了!睂巻叹鸵榔饋(lái),卻被路丘攬住了腰,寧喬條件反射地抓住路丘的手往后一抓一扔,一個(gè)巴掌就那么扇了出去。
  清脆的巴掌在安靜的夜色里變得格外的清晰,寧喬暗罵自己手怎么就這么快,心里想著(zhù)完了完了自己也別想著(zhù)出去了安心在這皇宮里等死吧,結果就看到路丘捂著(zhù)臉委委屈屈地看著(zhù)她:“寧喬,你打我!
  “奴婢……奴婢……”寧喬咬了咬下唇,不知道怎么說(shuō),終于她挺直了背,有了氣勢,“奴婢以為路公子要……要……”
  寧喬的臉紅得快要燒起來(lái)了,她的聲音里帶了些嬌媚,停頓了一下然后接著(zhù)說(shuō)道:“人家從來(lái)就沒(méi)遇上像公子這么好看又可愛(ài)的男子,所以也沒(méi)想到自己會(huì )……你知道人有時(shí)候沒(méi)辦法控制自己……”
  路丘嘟著(zhù)嘴看著(zhù)她,還是一副很不樂(lè )意的樣子,“那我現在抱抱你,你不許再打我了!”
  “……”
  當那只手環(huán)過(guò)來(lái)的時(shí)候寧喬拼命地告訴自己不要再一巴掌扇過(guò)去了,人家是王孫公子,放在現在她身上,她惹不起。
  “唉,路公子,您不回去嘛,宮門(mén)都要關(guān)了耶!
  “喬喬,剛剛皇上讓人把我扔出來(lái)我好傷心幸好遇見(jiàn)了你我需要你的撫慰!
  寧喬心里惦記著(zhù)要趕緊回去,她爬起來(lái),身后還拖了只娃娃臉。
  “路公子你該回去了!
  她動(dòng)了動(dòng)身子,想把身上這人給甩下來(lái),卻是怎么甩也甩不下來(lái),倒是這廝的身上,掉出了一大包鼓鼓囊囊的東西。
  寧喬覺(jué)得那東西有些奇怪,鼻尖似乎還傳來(lái)奇怪的味道,他正想彎下腰去拿,結果路丘腳這么一踹,那包東西就那么骨碌地滾遠了去。
  “唉,你東西掉了!
  “沒(méi)事兒,我之前偷吃的東西,我要毀尸滅跡!甭非鹫f(shuō)的無(wú)比淡定,然后又湊過(guò)去將那東西再次踢走,寧喬看著(zhù)那包東西滾了滾滾了滾,終于滾到了不遠處的湖里,在湖泊里浮了一會(huì )兒,終于慢慢地沉了下去。
  寧喬倒是借著(zhù)這個(gè)機會(huì )將某人的手給掰開(kāi)。
  見(jiàn)路丘又再次湊了過(guò)來(lái),寧喬趕緊福下身子,行了一個(gè)標準的宮禮!奥饭,您想必也認識奴婢的,路公子你是主子,奴婢是個(gè)奴才,奴婢謝謝路公子對奴婢的照拂,只是奴婢命賤,還行路公子放過(guò)奴婢,讓奴婢能夠過(guò)幾天安生日子!
  那意思就是說(shuō),趕緊放過(guò)我把別再纏著(zhù)我了怎么到哪兒都能遇見(jiàn)這個(gè)人真是陰魂不散吶。
  她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,這個(gè)路丘,是故意要纏著(zhù)她找她麻煩的。
  她有自知之明,她并不是國色天香,也不是什么奇貨可居,如果能在這么大的皇宮里一天遇見(jiàn)三四次,那么,絕對不是什么緣分可以解釋的東西。
  雖然,面前的這個(gè)男人看起來(lái)有些幼稚有些無(wú)辜又可憐,可是她并不認為,在這皇宮里,還有這樣一個(gè)異類(lèi)的存在。
  一定有一個(gè)地方不對。
  短短這么些天的人情冷暖,在提醒著(zhù)她,不要對人推心置腹,你仰著(zhù)頭沖著(zhù)她們笑,她們給你的或許不是一個(gè)微笑,而是一個(gè)大耳光子。
  不過(guò),她還是寧愿相信面前的這個(gè)男子,是個(gè)好人,說(shuō)不上來(lái)為什么,像是,有些東西,天生注定。
  說(shuō)不定,真是她前世欠他的。
  路丘冷眼看著(zhù)寧喬沖著(zhù)自己說(shuō)出那么一大段冷靜而自恃的話(huà),他瞇著(zhù)眼睛,看不清喜怒。
  他的猜測果然沒(méi)錯。
  這個(gè)寧喬和他想象中的樣子,完全不一樣。寧王把她調教成這個(gè)樣子,到底是為什么呢?如果說(shuō)不是故意培養調教,他又怎么會(huì )容忍自己的女兒變得這么……
  實(shí)在是跟那個(gè)已經(jīng)逝去多年的王妃很不一樣。
  寧喬抬起頭來(lái),見(jiàn)路丘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,她還沒(méi)來(lái)得及整理好自己的思緒,路丘的身子便再次纏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  “喬喬你不要不理路丘嘛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喬喬也只有你愿意跟路丘玩嘛,喬喬喜歡在樹(shù)上玩路丘也喜歡,所以路丘才想要親近你,你說(shuō)這樣的話(huà)讓路丘好生傷心啊……”
  “你給我下來(lái)……”
  “路丘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今天才遇見(jiàn)喬喬,若是有時(shí)間可以倒流,我愿意早一點(diǎn)遇見(jiàn)喬喬你……”
  “渾蛋。!”
  寧喬想干脆豁出去了將貼在自己身上的人扒拉下去,訓斥道:“你給我站好!
  路丘的身子在空中扭啊扭,“喬喬你一會(huì )兒好溫柔一會(huì )兒又好兇!
  “路丘你一會(huì )兒很幼稚一會(huì )兒更幼稚!
  寧喬不想在路丘的身上花費太多時(shí)間,轉頭就往回走,走著(zhù)走著(zhù)回頭望了望,見(jiàn)路丘并沒(méi)有跟過(guò)來(lái),這才松了口氣。
  如重釋負。
  寧喬幾乎是小跑著(zhù)跑回去的,等到她回去的時(shí)候,房間里鼾聲依舊,她這才放下一顆心,她躺在床上,睜著(zhù)眼睛,幾乎一宿都沒(méi)有睡著(zhù)。
  次日一早,寧喬就生了病,躺在床上半天都爬不起來(lái),嬤嬤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寧喬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她也拿她沒(méi)轍,索性就任她睡著(zhù)。
  寧喬閉著(zhù)眼睛的時(shí)候還在想,這個(gè)李嬤嬤,或許并沒(méi)有想象中的那么讓人討厭。
  等到她再次睜眼的時(shí)候她聽(tīng)到院子里傳來(lái)說(shuō)話(huà)的聲音。
  “你們這群人是怎么伺候的,她就算現在再卑賤你們也別忘了現在這天下到底是姓什么,誰(shuí)敢打包票這咸魚(yú)就沒(méi)有翻身的時(shí)候?去,你們給我好好去伺候著(zhù),讓她干活,也別讓她生病!
  說(shuō)話(huà)的是一個(gè)青年的男子,他的聲音低沉,很有磁性,并且充滿(mǎn)了力量。寧喬閉上眼睛,確定自己并沒(méi)有聽(tīng)過(guò)這個(gè)聲音。
  “就是就是,林崖,這群人就是欠教訓所以才把我的喬喬給弄病了!边有個(gè)唯恐天下不亂的聲音。
  寧喬覺(jué)得自己的病絕對是被刺激出來(lái)的,她從被子里伸出手,扶了扶自己額上跳動(dòng)的青筋,聽(tīng)到門(mén)口傳來(lái)的動(dòng)靜,寧喬趕緊縮回手,閉上眼睛,她擔心自己的眼皮會(huì )不自覺(jué)地跳動(dòng),特意將臉朝向了里面。
  “林崖你來(lái)看看寧喬有沒(méi)有生病!
  “路公子,皇上只是讓臣過(guò)來(lái)看看并沒(méi)有說(shuō)要治她的病!
  “哎呀林崖你跟我客氣什么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寧喬察覺(jué)到自己的被子被人掀開(kāi)了一角,自己的手被輕柔地拿了出來(lái),一雙粗糙有著(zhù)硬硬的老繭的手覆上了她的脈搏,那一瞬間,她的心跳得飛快。
  過(guò)了許久,寧喬聽(tīng)到那個(gè)叫林崖的說(shuō)話(huà)的聲音:“沒(méi)事!
  “林崖,她如果有事,我跟你沒(méi)完!
  林崖看向路丘,英挺的眉毛開(kāi)始皺了起來(lái):“路公子別鬧了!
  “林崖你不懂的,我一個(gè)人寂寞太久了好不容易遇見(jiàn)了一個(gè)這么懂我的女人,我必須把她好好放在手心里好好呵護……”
  寧喬額上的青筋又開(kāi)始跳了。
  林崖大概是習慣了,他的聲音并沒(méi)有任何波動(dòng),寧喬閉著(zhù)眼睛,似乎聽(tīng)到了有凳子在地上拖動(dòng)的聲音。
  凳子?她這樣的房間里怎么可能會(huì )有凳子?!
  她接著(zhù)就聽(tīng)到林崖似乎帶了些笑意的聲音:“哦,說(shuō)來(lái)聽(tīng)聽(tīng)?”
  然后,就是某個(gè)正處于自戀中的男人的自我闡述:“雖然我跟喬喬認識的時(shí)間不長(cháng)但是我感覺(jué)我像是認識了她幾輩子一般,喬喬最懂我,會(huì )溫柔地自稱(chēng)奴婢,也會(huì )兇巴巴地捏著(zhù)我的臉指著(zhù)我的鼻子罵,別人都說(shuō)我喜怒不定性格變化多端,我覺(jué)得喬喬就生來(lái)配我的!還有,我家喬喬做得了大家閨秀也做得了宮女奴仆,林崖,你說(shuō)說(shuō)這世界上還有比她好的人了嗎?”
  呃……
  “哦,還有呢!钡穆曇魝鱽(lái)。
  “沒(méi)有了,她長(cháng)得沒(méi)有趙大人的女兒好看,也沒(méi)有王夫人的小女兒有氣質(zhì),也沒(méi)有我家的掃地姐姐能干活……總之,林崖你一定要救她啦!”
  被子里,寧喬的手緊了又松松了又緊,她告訴自己不要發(fā)怒不要發(fā)怒。
  可是一跟路丘在一起,他總有激怒她的本事。
  寧喬睜開(kāi)眼,一臉的虛弱:“唔,路公子!
  “喬喬你醒啦!甭非鹑缤恢恍」丰套右话愕負淞松蟻(lái),寧喬把視線(xiàn)放到路丘身后坐在凳子上的黑衣男子,愣了愣。然后視線(xiàn)又放在他身下的那張凳子上。
  似乎見(jiàn)寧喬的目光放在那凳子上,某只娃娃臉拍了拍胸脯,一臉的驕傲與自豪:“我搬來(lái)的,你這里連張凳子都沒(méi)有像什么話(huà)嘛……”
  那張凳子,如果他沒(méi)記錯的話(huà),是李嬤嬤房間里的那張吧!
  “路公子,醒過(guò)來(lái)了可以走了吧!
  寧喬很奇怪這個(gè)黑衣男子的冷硬,剛剛幫她把脈的應該是他,這個(gè)叫林崖的男人,可是沒(méi)想到林崖會(huì )長(cháng)的如此……硬。他的輪廓很分明,他應該是很少笑,所以整個(gè)人的身上有一種冷意在蔓延,他充滿(mǎn)了正義感,所以冷,卻并不壓人。
  “才不要咧,我家喬喬才剛醒過(guò)來(lái)……”
  “皇上有旨,今天你必須離開(kāi)皇宮,路相都已經(jīng)找人找到皇宮里來(lái)了!绷盅缕鹕,提起路丘的衣領(lǐng)就走。
  很奇怪,路丘的個(gè)子其實(shí)并不矮,比她要高出一個(gè)頭不止,也跟林崖旗鼓相當,可是被林崖這么拎著(zhù)走的畫(huà)面……真是出乎意料地和諧啊。





上一本:命運干預師3 下一本:黑暗在深處

作家文集

下載說(shuō)明
江山哪有卿多嬌的作者是阿晨,全書(shū)語(yǔ)言?xún)?yōu)美,行文流暢,內容豐富生動(dòng)引人入勝。為表示對作者的支持,建議在閱讀電子書(shū)的同時(shí),購買(mǎi)紙質(zhì)書(shū)。

更多好書(sh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