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介紹

黑暗在深處


作者:靳甜甜     整理日期:2023-04-25 06:48:40

  案件發(fā)生時(shí)查案的人沒(méi)有上帝視角,犯案的人也不存在什么主角光環(huán),唯有死者緘默真相。
  簡(jiǎn)容——秘戀
  “簡(jiǎn)容,明天和我們一起去逛街吧!”半躺在床上的趙花忽然坐起來(lái),“也省的你一個(gè)人孤零零的!
  “我才不要去做電燈泡,”簡(jiǎn)容把頭發(fā)散下來(lái),對著(zhù)鏡子左右看了看又重新扎起來(lái),“你們這次準備去哪兒?”
  “肖像博物館!
  “你們倆還真是藝術(shù)型情侶!
  “我們倆這叫共同進(jìn)步,怎么能把大好的學(xué)習時(shí)間浪費在吃飯看電影這種事情上!
  “我就不去了,就讓我一個(gè)人孤獨至死吧!”
  “不對吧!”趙花嗅了嗅簡(jiǎn)容身邊的空氣,“噴香水了?現在可都晚上七點(diǎn)半了!
  “誰(shuí)規定了晚上不能?chē)娤闼,我喜歡香噴噴地躺進(jìn)被窩里不行嗎?”簡(jiǎn)容理直氣壯地反駁,臉頰卻毫不掩飾地透露出羞澀的紅暈。
  “不想說(shuō)算了,”趙花重新躺回去,“你今天晚上要是不回來(lái),記得做好安全措施,我可不幫你帶孩子!
  “誰(shuí)說(shuō)我不回來(lái)了,這大晚上的你讓我去哪兒?”
  “哎,咱們學(xué)校的?”
  “我答應他要保密的!
  “談戀愛(ài)嘛,有什么可保密的?難道他已經(jīng)結婚了!”
  簡(jiǎn)容把化妝箱重重地放到趙花的床上,“你想哪兒去了,我敢保證他是單身,你覺(jué)得我是那種會(huì )給別人當小三兒的人嗎?”
  “嘿嘿,也是哦,”趙花捧住簡(jiǎn)容的臉,細細地為她修整著(zhù)眉毛,“你們要去哪兒見(jiàn)面?”
  “嗯……”簡(jiǎn)容有些猶豫,她不確定是否該把約會(huì )地點(diǎn)告訴趙花。
  趙花手中的眉毛夾停了下來(lái),很認真的注視著(zhù)簡(jiǎn)容,“至少得給我一個(gè)地點(diǎn),你要是真被人給賣(mài)了,起碼我可以告訴警察叔叔該去哪兒找你!
  簡(jiǎn)容抱住趙花把下巴放在她的脖子上,不倒翁似的左右晃了兩下,‘啪嘰’親了一口被趙花笑罵著(zhù)推開(kāi)。
  “討厭,又占我便宜,看,雞皮疙瘩都起來(lái)了!
  “那我讓你親回來(lái)!
  簡(jiǎn)容把臉湊過(guò)去,挨了趙花一粉撲。
  “還要不要繼續化妝了?”
  “嗯,不跟你鬧了!
  簡(jiǎn)容乖乖坐好,趙花手里的粉撲在她臉上輕盈地跳動(dòng)著(zhù)。
  “大綠地!
  “嗯?”
  “我們去大綠地公園見(jiàn)面,”秘密裂開(kāi)口子便止不住傾訴的欲望,“你知道嗎?加上這一次我才真真實(shí)實(shí)地和他見(jiàn)了兩次面!
  “異地戀?”趙花把眼線(xiàn)筆找出來(lái),先在紙上磨出需要的形狀。
  “不是啦,是我不好意思去見(jiàn)他!
  “為什么?”
  “那……當初認識的時(shí)候是在社團活動(dòng)上,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也對我有意思呢!
  “那后來(lái)怎么聯(lián)系上的?”
  “他主動(dòng)加我的嘍,但因為他被公司外派出差,所以一直只是聊聊天、通通電話(huà),他人真的很好!
  “不對啊!
  “哪里不對了?”
  “你剛剛說(shuō)是在社團活動(dòng)上認識的,一下子又說(shuō)他外派出差,上班的人怎么可能會(huì )加入我們學(xué)校的社團!
  簡(jiǎn)容閉上眼等著(zhù)畫(huà)眼影。
  “不是學(xué)校的活動(dòng),是社團和他的公司聯(lián)合的一個(gè)活動(dòng),我忘記具體是做什么了,那一整天都暈暈乎乎的直到看見(jiàn)他!
  “哦!原來(lái)還是一見(jiàn)鐘情呢!
  趙花調侃著(zhù)簡(jiǎn)容,落筆溫柔地為她畫(huà)上粉色的眼影,猶如一汪純潔的牛奶中掉入兩片晶瑩的櫻花。
  “你還要不要聽(tīng)啦?”簡(jiǎn)容有些害羞地嗔怪趙花。
  “聽(tīng)聽(tīng)聽(tīng),怎么不聽(tīng),你繼續講啊!
  “活動(dòng)結束第三天的時(shí)候有個(gè)陌生人加我微信,我那個(gè)時(shí)候不知道是他,還猶豫著(zhù)要不要通過(guò)!
  “猶豫了多久?”
  “一分鐘!
  “一分鐘也叫猶豫?”
  “我是去看了他的朋友圈!
  “然后你就淪陷了?”
  “可是他單身耶,”簡(jiǎn)容略有些不服氣地辯解,“還很帥,又很溫柔,而且是個(gè)好細心的人!
  “好了,”趙花合上簡(jiǎn)容的化妝箱,“知不知道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?我跟老高剛在一起的時(shí)候,他在我眼里也是這樣的!
  “那現在呢?”
  “他叫我老趙,我叫他老高!
  簡(jiǎn)容撇撇嘴。
  “那是因為你們倆都不懂浪漫,別人過(guò)七夕是送禮物送驚喜,你們倆過(guò)七夕跑去南克爾達看藝術(shù)展!
  “不浪漫嗎?”趙花眨眨眼,“我們還見(jiàn)到大師本人了呢,這跟你追星是一個(gè)道理,偶像都是自家的好!
  “好啦好啦,再跟你說(shuō)下去都要遲到了!
  “你就穿成這樣出門(mén)?”
  簡(jiǎn)容仙氣飄飄地原地轉了一圈,“不好看嗎?”
  “少了點(diǎn)兒青春活潑的味道,換一件換一件!
  “不用了吧!我們倆都視頻聊天過(guò)那么多次了,又不是頭一次見(jiàn)面!
  趙花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直接拉開(kāi)簡(jiǎn)容的衣柜,找出那件裝在透明無(wú)塵袋里的卡其色連衣裙。
  “這件更好,你這可是去約會(huì )!
  簡(jiǎn)容半信半疑地接過(guò)那件連衣裙,這件從買(mǎi)回來(lái)就一直掛在衣柜里吃灰,領(lǐng)口的吊牌都還在。
  “當當當——”
  趙花推著(zhù)從隔壁借來(lái)的穿衣鏡,鏡子里的簡(jiǎn)容身形高挑,妝容精致,雅姿的粉色鐘表包提帶輕輕地搭在肩上,任誰(shuí)看了都要不自覺(jué)地吞一下口水。
  “這……有些太隆重了吧!”
  簡(jiǎn)容癡迷地望著(zhù)鏡子里的人,還沒(méi)意識到她就是那個(gè)人。
  “嗯嗯,剛剛好,去吧,讓那些無(wú)知的人見(jiàn)識見(jiàn)識,什么才是真正的淑女!
  簡(jiǎn)容抓緊手里的包包。
  “我怎么忽然有些緊張了呢?”
  “因為你要去約會(huì )了呀!
  “我要去約會(huì )了?!”
  “是!約會(huì )!”
  “。。!”
  “。。!”
  兩個(gè)人興奮地抱在一起尖叫,聲音撞開(kāi)玻璃窗又飄蕩回來(lái)。
  “冷靜冷靜!
  趙花抓住簡(jiǎn)容的胳膊推開(kāi)她,注視著(zhù)對方的眼睛深呼吸,又忍不住跳躍在臉上的喜悅。
  “好了,我真的該走了,大綠地公園我來(lái)啦!
  簡(jiǎn)容深深呼出一口氣,因為激動(dòng)臉頰上的紅暈遲遲沒(méi)有消退。
  “哎,今天晚上還用不用給你留門(mén)?”
  趙花壞笑著(zhù)抓著(zhù)門(mén)把手,身體斜咧著(zhù)夾在門(mén)縫里。
  “廢話(huà)!焙(jiǎn)容作勢要把手里的包丟到趙花身上,被她閃進(jìn)門(mén)內躲過(guò)。
  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,趕緊走吧!
  “我最晚十點(diǎn)半回來(lái)!
  “好,你要是十點(diǎn)半還沒(méi)回來(lái)我就打電話(huà)報警!
  “你……”
  “我錯了我錯了,不耽誤你約會(huì )了,一定給你留著(zhù)門(mén),你什么時(shí)候回來(lái),我什么時(shí)候睡覺(jué)!
  ‘咔噠咔噠’的高跟鞋帶著(zhù)簡(jiǎn)容穿過(guò)昏暗的宿舍走廊,那道身影在朦朧的橘色光線(xiàn)中越發(fā)迷人。
  夏季的風(fēng)撫摸過(guò)行人的發(fā)梢,奔跑在樓宇之間,躁動(dòng)著(zhù)喚醒樹(shù)上的鳴蟬,又溫柔地停留在某個(gè)人身邊。
  “去哪兒?”
  出租車(chē)司機收起紅通通的空客牌,摁下計時(shí)器,期盼著(zhù)乘客說(shuō)一個(gè)足夠遠的地方。
  “大綠地公園!





上一本:江山哪有卿多嬌 下一本:黑暗交易

作家文集

下載說(shuō)明
黑暗在深處的作者是靳甜甜,全書(shū)語(yǔ)言?xún)?yōu)美,行文流暢,內容豐富生動(dòng)引人入勝。為表示對作者的支持,建議在閱讀電子書(shū)的同時(shí),購買(mǎi)紙質(zhì)書(shū)。

更多好書(sh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