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介紹

誰(shuí)動(dòng)了我的乳房


作者:斯力     整理日期:2023-04-25 06:48:25

  女性身軀最優(yōu)美的地方是哪里?命運的終點(diǎn)是死亡嗎?這是他的選擇,或許,也是他所要的結果。懸疑謀殺往往帶來(lái)的是血淋淋殘酷的現實(shí)。
  垂憐
  當初不是從部隊轉業(yè)回南原當法醫,老天是不是會(huì )垂憐她一些呢?
  覃小竹自從右乳切除,癌癥和死亡隨侍左右,每晚上床摘下僵硬假發(fā),不知道光明和霉運哪一個(gè)先降臨?總是擔心睡著(zhù)后還能不能醒來(lái)。佩戴或摘下義乳總會(huì )觸碰敏感癮秘的傷痛,神經(jīng)質(zhì)般反復檢查左乳是否異常病變。
  覃小竹急匆匆趕到市中醫院候。診室坐滿(mǎn)銀發(fā)蒼蒼的病人,她好生奇怪,怎么一下子冒出那么多老人呢。因有預約在先,仲醫生助手仲曉紅看到她進(jìn)門(mén),招呼她先進(jìn)去,引起一陣不滿(mǎn)的嘖嘖聲。身材高大的仲醫生戴黑框老花鏡,滿(mǎn)面紅光,像菩薩端坐在暗紅色方桌前,頭稍稍一低,銳利目光在覃小竹臉上一盯。宛若一只蚊子在她心上叮了一口,遲疑著(zhù)擼起衣袖,把雪白手臂枕在紅絲絨布上,捫著(zhù)鼻息排斥濃重中藥味兒。仲醫生指肚在她手腕上摁了摁,卡住脈搏。覃小竹胸口一陣緊似一陣。仲醫生眼神微瞇,宛若巫師,恍然接受不可知的神秘信息。她又審視玉臂,肌膚被擠壓透出紅潤,閃動(dòng)著(zhù)靈性,流淌著(zhù)血氣。這么光亮鮮活的肉體怎么會(huì )生病呢?覃小竹實(shí)在想不通。
  仲醫生手指壓力逐漸增強,覃小竹莫名悸動(dòng)。中醫看病主要基于經(jīng)驗,和個(gè)人主觀(guān)判斷。仲醫生能通過(guò)把脈,確定誘發(fā)癌細胞的病因嗎?一個(gè)從事犯罪勘驗與尸體解剖的法醫,怎么會(huì )迷上老中醫,相信中醫藥方治療癌癥呢?她學(xué)醫出身,懂得生命的不可知和不可解釋性。長(cháng)期浸染于巫風(fēng)深厚的南方民俗環(huán)境,或許是讓她坦然接受中醫診療的原因吧。
  疾病是不是影響了心智與判斷呢?覃小竹幽幽然嘆了口氣。
  對敏感的癌癥病患者而言,脈診也是對心理極大的刺激和考驗。老中醫表情凝重,覃小竹心臟一陣緊似一陣,快承受不住了。仲醫生問(wèn)了幾句日常起居,低頭在診斷書(shū)上龍飛鳳舞劃著(zhù),撕下藥方交給她,復又像菩薩般巋然端坐,目光凝重,等待下一位就診者。
  覃小竹拿藥方出來(lái)劃價(jià),取藥。其間不斷將中醫中藥與犯罪現場(chǎng)勘查對比。中醫診斷憑經(jīng)驗,估摸差不多就行;犯罪現場(chǎng)勘查依靠證據說(shuō)話(huà),必須一絲不茍,不能采用任何粗略的估計,任何推斷必須基于事實(shí)。最近南原發(fā)生的幾起性質(zhì)惡劣的傷害致死案,現場(chǎng)采集不到可以說(shuō)話(huà)的證據,案件一直沒(méi)有偵破,給公安部門(mén)造成很大壓力。
  樓上樓下折騰差不多兩個(gè)小時(shí),覃小竹才拿到藥,急著(zhù)趕回家熬制。進(jìn)得門(mén)已是氣喘吁吁。她把藥袋撂到茶幾上,脫了大衣,走到落地玻璃窗前透氣。對面的巍峨靈山突兀于眼前。蒼山如海,濃霧如濤,陽(yáng)光從濃霧中潑灑下來(lái),靈山披上瑰麗奇特的夢(mèng)幻色彩!凹压澯种仃(yáng),玉枕紗櫥,半夜涼初透......莫道不消魂,簾卷西風(fēng),人比黃花瘦!蹦X海里跳出幾句憂(yōu)傷詞句,仿佛老天昭示不詳預兆,覃小竹輕輕打了個(gè)寒戰。
  她掏出手機靠上沙發(fā),手指靈巧觸摸屏幕,跳出一張張赤裸裸的美體圖片。痛失美乳后,她關(guān)心起女性胸部來(lái),知道了女人乳房大小可用ABCD區別,也可用瓜果描述。她驚嘆于人們美妙奇幻的想象,著(zhù)迷于收集各種驚艷裸女圖。手機加了一張內存卡,圖片占用內存過(guò)多,還經(jīng)?。手指輕一彈,屏幕跳出一組乳腺癌患者紋身照;颊叱鲇诟髯韵埠,在殘缺胸口紋繡新奇古怪的創(chuàng )意圖案,掩飾令人驚顫的空缺和恐怖疤痕。一個(gè)切掉雙乳的高大漂亮俄羅斯金發(fā)女人,胸前紋了一只兇猛雙頭鷹,乳頭方位涂成鋒利鷹勾,與女性溫柔性情截然相反的創(chuàng )意和做派,不乏搞笑式的幽默和滑稽,暴露了戰斗民族的特殊嗜好,和視生命為兒戲的性情。覃小竹咧嘴想笑,胸緊氣悶,胸部創(chuàng )傷針扎一般刺痛。她摁住前胸伏在沙發(fā)扶手上深呼吸,疼痛慢慢緩和過(guò)去。
  覃小竹揀出一包中藥,準備浸泡半個(gè)小時(shí),用陶罐熬。手機唱起悠揚的歌曲:我在貴州等你呀,等你和我相遇,等待如此美麗。覃小竹嚇一跳。劉東林可能心理壓力大,聲音喑啞變調:河濱公園又發(fā)生一起閹割生殖器致死案,請你立即趕來(lái)參加現場(chǎng)勘查。
  覃小竹吸入一口涼氣。擔心什么出錯就真出錯,擔心什么壞事會(huì )出現就真出現?覃小竹本能地排斥臨時(shí)任務(wù),我不是請假了嗎,科長(cháng)。
  這是命令。
  覃小竹無(wú)奈,憤憤然穿上大衣出門(mén),坐上出租車(chē)趕往河濱公園。
  前面三起兇殺案受害人尸體還橫陳于冷柜,案件偵破尚無(wú)一絲眉目。手術(shù)刀式的熟練切割手法,看起來(lái)如同一位老練的屠戶(hù),在動(dòng)物身體上試身手。她想起鋒利屠刀流暢切割皮肉的聲音,毛骨悚然。兇殺案經(jīng)過(guò)知情者繪聲繪色描述渲染,在社會(huì )上造成強烈的心理恐慌。仿佛在城市某個(gè)角落,隱藏著(zhù)一位反社會(huì )的變態(tài)兇手,窺視過(guò)往行人,伺機作案。關(guān)于案件各種捕風(fēng)捉影的推測,塞滿(mǎn)手機微信。碧水藍天的城市風(fēng)景和色彩,被網(wǎng)友拼成一幅幅血腥的重口味怪誕圖畫(huà),嘲笑偵破機關(guān)的弱智和無(wú)能。
  誰(shuí)有閹割男人性器官的殘忍噬好呢?還是受侵害的女子復仇么?想到受害者身上留下的奇怪傷痕,覃小竹心底彌漫著(zhù)絕望與哀愁。
  案發(fā)現場(chǎng)在河濱公園樹(shù)蔭濃密的樹(shù)林里,樹(shù)木茂密,枝葉低垂,遮擋住了人們的視線(xiàn)。維持秩序的同事在樹(shù)腰上拉了一條黃色警戒線(xiàn),將案件現場(chǎng)保護起來(lái)。隔著(zhù)樹(shù)林看不清現場(chǎng)的情景,好奇的群眾三三兩兩站在遠處張望。覃小竹被刑偵人員領(lǐng)著(zhù)穿過(guò)草坪,直接進(jìn)入案發(fā)現場(chǎng)。
  劉東林科長(cháng)和年輕助理馬蕓麗身著(zhù)藍色防護服,戴著(zhù)白得透亮的手套,圍著(zhù)橫亙在兩棵古樹(shù)之間的尸體,有條不紊地勘查現場(chǎng),提取物證。覃小竹出現,劉東林好像盼到了救星,口罩上露出的黑眼珠兒放出明亮的光。在覃小竹穿服裝戴手套時(shí),劉東林低沉的語(yǔ)氣命令:抓緊工作,小心細致。覃小竹瞥了這個(gè)身材魁梧臃腫的中年男人一眼,心想誰(shuí)處在劉東林的位置上,都會(huì )產(chǎn)生焦慮和絕望的感覺(jué)。
  劉東林半路出家,缺乏刑偵技術(shù)人員的專(zhuān)業(yè)素養,越是簡(jiǎn)單、缺少物證的犯罪現場(chǎng),他越六神無(wú)主,摸馬沒(méi)角。見(jiàn)他裝模作樣勘查現場(chǎng),收集物證,老同事嘲諷說(shuō),劉東林技術(shù)上沒(méi)多少進(jìn)步,表演功夫倒是越來(lái)越精到。
  尸位素餐,說(shuō)的就是這類(lèi)人吧。覃小竹心想,揭開(kāi)覆蓋在尸體上塑料布,仔細查看尸體傷痕。受害者后背同樣留下一團凝結的紫色血塊,形似特殊生物殘害人類(lèi)留下的印記。下體被銳器閹割,傷口周邊整齊光滑。行兇者采取兇殘的方式施暴,覃小竹推測兇手故意折磨受害者。腿根橫切一刀,切斷右腿動(dòng)脈,這是致命傷。手法如手術(shù)刀一般嫻熟老道,干凈利索,幾具尸體留下的創(chuàng )傷高度一致。采用類(lèi)似凌遲的殘忍手段傷人致死,兇手心里懷著(zhù)多大的仇恨吶。
  兇手是什么人呢?
  記得大學(xué)時(shí),室友們喜歡邀約去看恐怖大片,刺激因生活無(wú)聊日益麻痹的神經(jīng)。有一部描述海怪的恐怖片,型體巨大模樣奇特的海怪出現在屏幕上,盤(pán)旋飛舞著(zhù)無(wú)數柔軟手足威壓過(guò)來(lái),仿佛要將整個(gè)電影院吞噬,嚇得她們直往凳子下面鉆,電影院里鬼哭狼嚎。海怪圍剿吞噬獵物,霸氣十足,天下無(wú)敵,足之所及,任何東西都無(wú)可逃遁,場(chǎng)面極為恐怖血腥。龍生云,虎生風(fēng),任何怪物的出現都有跡可尋,可是她勘查的這幾起案子,現場(chǎng)無(wú)法收集到有價(jià)值的證據材料。
  尸體周邊青草上,凝結了厚厚的血跡。從尸體坐姿來(lái)看,受害者死時(shí)很安靜,沒(méi)有打斗,也沒(méi)有掙扎的跡象。對于死者來(lái)說(shuō),越是風(fēng)平浪靜,遭受的折磨越大。死者瞪大的瞳孔,亦可觀(guān)測到遭受非人折磨的恐怖印記。
  在松軟草地上,劉東林找到了一行形狀奇特腳印,與普通鞋印差異很大。難道兇手為了反偵察,穿上了特別制作的鞋子?覃小竹叫馬蕓麗拍照,忽然想到命案破獲的概率問(wèn)題。一位刑偵專(zhuān)家研究歷史上發(fā)生的系列兇殺案,發(fā)現一個(gè)特殊現象,罪犯事先謀劃和設計,破案幾率僅為百分之二三十。因此得出一個(gè)結論,犯罪不是隨機,而是周密計劃,百分之七八十的兇殺案會(huì )變成陳案死案。研究結論可以解釋?zhuān)虃申爟A盡全力,仍然無(wú)法偵破已發(fā)生命案的原因。公安機關(guān)內部有一個(gè)命案必破的規定,并不全然考察什么兇手是隨機犯罪,還是精心設計的有意而為之,執行者抱怨上級規定太主觀(guān),強人所難。
  前三位受害者身份查明為南原城效失地農民,年紀四十多歲;經(jīng)歷相似,轉行做生意發(fā)了財,坐擁店鋪門(mén)面收入,事業(yè)有成,生活無(wú)憂(yōu),時(shí)常邀朋引伴吃喝嫖賭,在黑道上呼風(fēng)喚雨。
  難道是仇家行兇報仇?
  南原是一座非常平靜的高原城市,數十年來(lái)很少發(fā)生兇殺案。接連三位男子被殘害,習慣于泡夜場(chǎng)的南原年輕人如驚弓之鳥(niǎo),宅在家里不出門(mén)。娛樂(lè )業(yè)陷入寒冬,投資者叫苦連天,給市政府造成很大壓力。市政府又將這種壓力轉嫁給刑偵機關(guān)。
  通過(guò)監控錄相,受害者死亡前都曾涉足歌舞廳,走出歌舞廳后,從監控畫(huà)面中神秘消失,死亡地點(diǎn)在附近隱蔽的花園樹(shù)蔭。遍布全城的天網(wǎng)監控,為什么沒(méi)能拍到嫌疑犯出現的畫(huà)面呢?受害者都是身強力壯的中年男人,為什么在兇手面前竟如一只羔羊任人宰割,乖乖地讓兇手判閹割下體?
  覃小竹觀(guān)察草坪上的印跡,判斷受害人從外面被帶入公園。晚間河濱公園十點(diǎn)閉門(mén),公園內人來(lái)人往,樹(shù)蔭下躲著(zhù)談情說(shuō)愛(ài)的情侶,兇手夾帶一個(gè)大活人進(jìn)園,怎么做到不驚動(dòng)他人,殘忍地閹割受害者呢?覃小竹百思不得其解。
  覃小竹檢測完尸體,胸口疼得緊,站起來(lái)默默地深呼吸。劉東林和馬蕓麗都把期待的眼神望著(zhù)她。在犯罪現場(chǎng)勘查方面,覃小竹敏銳細致,判斷準確,利用現場(chǎng)物證偵破了十數起疑難案件,是受到省市公安局表彰的“刑事偵察技術(shù)痕跡專(zhuān)家”。面對這一系列兇犯熟練的手法,她照樣束手無(wú)策,沒(méi)有收集到可以說(shuō)話(huà)的物證。面對同仁期待的目光,覃小竹攤開(kāi)雙手,苦笑著(zhù)聳了聳肩。





上一本:新聞主播的網(wǎng)絡(luò )情人 下一本:十四年獵詭人2:怪道胡宗仁(全5冊)

作家文集

下載說(shuō)明
誰(shuí)動(dòng)了我的乳房的作者是斯力,全書(shū)語(yǔ)言?xún)?yōu)美,行文流暢,內容豐富生動(dòng)引人入勝。為表示對作者的支持,建議在閱讀電子書(shū)的同時(shí),購買(mǎi)紙質(zhì)書(shū)。

更多好書(sh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