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介紹

新聞主播的網(wǎng)絡(luò )情人


作者:斯力     整理日期:2023-04-25 06:48:30

  小說(shuō)以南方高原衛津市為背景,以年輕的常務(wù)副部長(cháng)葉天問(wèn)工作及感情糾結為主線(xiàn),展現在目前條件下,新聞?dòng)浾咚庥龅睦щy與危機,及記者們對于政治理想的堅守。主人公葉天問(wèn)出任宣傳部常務(wù)副部長(cháng),上臺伊始,即遇到了電視臺記者被打擊報復、報社記者相互爭斗等復雜的事件。特別是圍繞著(zhù)鳳凰山文化園建設,報社兩位記者的報道揭開(kāi)了衛津市一個(gè)深層次矛盾的序幕。
  暗戀女主播
  多事之秋。秋天多事。老人常這么念叨。大約是千百年農事積累下來(lái)的經(jīng)驗。經(jīng)過(guò)春的播種、孕育,夏天的生長(cháng)、開(kāi)花,秋天時(shí)節或收獲,或失敗,或歡喜,或憂(yōu)愁,一切都有了一定的結果吧。葉天問(wèn)幾次人生命運的重大轉變,及職務(wù)調整,大體上出現在秋天。每當時(shí)序車(chē)輪轉到吊詭的秋天,葉天問(wèn)總是無(wú)端的心驚膽顫,在期待某種轉機時(shí),又生怕有什么意外從天而降。
  果不其然,秋天剛到,葉天問(wèn)的預兆得到了應驗。他原本在衛津市政府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位置上干得好好的,還想有一番作為,一紙調令命他出任宣傳部副部長(cháng),就碰上省內的政治場(chǎng)面上出了一件大事情。
  履新宣傳部常務(wù)副部長(cháng)之后,關(guān)注新聞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課。每一個(gè)人都有表演的欲望,新聞媒體無(wú)疑給領(lǐng)導提供了寬大而精彩的表演舞臺。尤其是電視新聞,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中國政治的風(fēng)向標和晴雨表。只要某種慣常表演的領(lǐng)導長(cháng)時(shí)間沒(méi)有在電視上出現,便會(huì )有人無(wú)端猜測,這位領(lǐng)導是不是“進(jìn)去”了。當省委副書(shū)記陳孝廉幾天沒(méi)有在電視上露臉后,葉天問(wèn)猜想,他是不是出事了?
  幾天之后,他的懷疑果然得到驗證。一條驚人的消息在辦公室里傳播開(kāi)來(lái):省委副書(shū)記陳孝廉被雙規了。
  用百度一搜,在省內個(gè)別小網(wǎng)站的論壇上,發(fā)現了與陳孝廉出事相關(guān)的貼子,表明陳孝廉出事與女人同樣有著(zhù)千絲萬(wàn)縷的聯(lián)系。省內網(wǎng)絡(luò )論壇上出現了多種版本的負面消息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條消息是,看似作風(fēng)嚴謹的省委副書(shū)記,居然養著(zhù)一打,計十六位情人。傳言說(shuō),為什么陳孝廉的情人不是十五位,也不是十七位,偏生只是十六位呢?論壇中的跟貼解釋說(shuō),陳孝廉迷信風(fēng)水學(xué),在任縣委書(shū)記的時(shí)候,就因為縣委辦公大樓不正對龍脈風(fēng)水,便施展大手筆,花了數千萬(wàn)元,把縣委辦公大樓搬到了臥龍崗腳下的龍塘邊。后來(lái),陳孝廉果然仕途一帆風(fēng)順,很快提任了地委副專(zhuān)員,接著(zhù)跳躍式的登臨省委副書(shū)記高位。迷信風(fēng)水學(xué)使得他收獲了不俗的政治成果,于是陳孝廉在各個(gè)方面都迷信起來(lái)。十六位情人也是迷信的結果,他認為六六大順,有利于他進(jìn)一步登臨正省級高位。
  關(guān)于省委副書(shū)記陳孝廉的問(wèn)題,民間流言滿(mǎn)天飛,官方卻沒(méi)有發(fā)布任何權威性的消息。按理說(shuō)像葉天問(wèn)這樣從事新聞宣傳的官員,對于上級領(lǐng)導進(jìn)退去留,只能以官方發(fā)布的消息為準。無(wú)風(fēng)不起浪,種種跡象表明,民間風(fēng)傳的信息每一條都言之有據。有一個(gè)網(wǎng)站居然列舉了陳孝廉的情人名字,其中赫然列著(zhù)衛津市最年輕的美女副市長(cháng)段麗娟,市電視臺當家花旦、現任主播白雅琪兩人。
  葉天問(wèn)對這兩個(gè)女人一點(diǎn)都不陌生,甚至一度認為她們都是衛津市最漂亮最為優(yōu)秀的女人。白雅琪長(cháng)得非常漂亮,播音時(shí)神態(tài)優(yōu)雅、舉止得體,特別是聲音清甜透亮,吐字清晰,與省電視臺的當家花旦相比,也毫不遜色。葉天問(wèn)看到一卷美食雜志上,登載著(zhù)白雅琪的素顏照片,長(cháng)發(fā)飄飄,一方紅色的絲巾飄逸于胸前,面容皎潔,眼神純凈,神采飛揚。當他翻開(kāi)這張照片時(shí),葉天問(wèn)胸口像炸了一顆小炮,就那么轟的一響,整個(gè)地被白雅琪徹底征服了。他捧著(zhù)書(shū)卷端詳良久,覺(jué)得白雅琪的這張素顏照,代表了他理想中的某類(lèi)純真女人形象。隨后從抽屜里拿出剪貼報的小剪刀,小心翼翼地沿著(zhù)邊線(xiàn),把白雅琪的照片剪了下來(lái),與身份證貼在一起,放入皮夾中珍藏起來(lái)。
  就是收藏了白雅琪照片的這個(gè)下午,葉天問(wèn)覺(jué)得窗外高原的陽(yáng)光分外明媚,他渾身像水洗過(guò)一般,身體里冬眠了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愛(ài)情細胞,開(kāi)始感覺(jué)到春天般的溫暖,慢慢地復活過(guò)來(lái),心兒可以自由地呼吸了。
  葉天問(wèn)當然清楚,這種單相思式的暗戀不會(huì )產(chǎn)生任何結果,他也不期望產(chǎn)生什么結果。這種對于一個(gè)富于青春氣息的知性女人無(wú)端的愛(ài)慕,與其說(shuō)是一種單相思,不如說(shuō)是一種自戀。與幾年來(lái)如死灰一般絕望的感情相比,葉天問(wèn)仿佛經(jīng)過(guò)了一個(gè)長(cháng)久的夢(mèng)幻之后,終于復活過(guò)來(lái)了。
  在援藏之前,葉天問(wèn)曾經(jīng)有過(guò)一段刻骨銘心的愛(ài)情。那段愛(ài)情可稱(chēng)得上青梅竹馬。對方是他在家鄉高中時(shí)的師妹祝小莉,走在哪里都光彩照人的美艷;。這樣的一朵美麗花兒,偏生一眼相中了他這個(gè)貧寒子弟。當祝小莉向他表白愛(ài)情的時(shí)候,他曾經(jīng)很懷疑她只是一時(shí)沖動(dòng)。后來(lái),他考取了省城的大學(xué),第二年,祝小莉的分數完全可以考上重點(diǎn)大學(xué),但她放棄機會(huì ),選擇了跟著(zhù)他在省城的大學(xué)上學(xué)。畢業(yè)后,他為了少牽累家里,放棄了保研進(jìn)修的機會(huì ),毅然報考省委組織部的選調生,分配到了一個(gè)貧困縣工作。第二年,她也放棄了讀研的機會(huì ),同樣考選調生來(lái)到他工作的縣里。他們在近十年的時(shí)間里,從形影相吊的情感幕后,慢慢走到了談婚論嫁的前臺。然而,在縣里負責旅游接待工作的她,在一次接待一位來(lái)自美國的青年學(xué)者時(shí),對方的一番談吐徹底把她征服了。幾天之后,無(wú)論他怎樣的勸說(shuō),她義無(wú)反顧地跟著(zhù)風(fēng)流倜儻的美國學(xué)者遠渡重洋,成了一只遠飛的鴿子。
  十年的感情竟然毀于一朝一夕,葉天問(wèn)在品嘗愛(ài)情苦果時(shí),也對人的薄情寡義有了更加直接和深刻的感受,整個(gè)陷入絕望的深淵。此后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,他一直過(guò)著(zhù)如同地獄一般黑暗的日子。為了擺脫心靈的困境,尋求精神上的突圍與解脫,在上級挑選援藏干部時(shí),他主動(dòng)報了名。青藏高原總會(huì )給人詭秘的感受。作家畢淑敏在青藏高原上見(jiàn)過(guò)了太多的死亡,發(fā)出了一個(gè)很經(jīng)典的感嘆:“人生是沒(méi)有意義的,而人必須找一個(gè)意義活著(zhù)!痹谖鞑馗咴膸啄陼r(shí)間里,葉天問(wèn)感受到了天際的遼遠博大,人類(lèi)靈魂的渺小,使得他能夠用一種平靜而通靈的目光來(lái)看待人生,看待感情。
  白雅琪用她天使一般清純而美妙的聲音,讓葉天問(wèn)的心靈得到了滋潤,沉睡多時(shí)的心靈開(kāi)始抬起頭,自由地呼吸著(zhù)人世間清新的情感空氣。網(wǎng)絡(luò )上的這一段流言,幾乎用一種強大得不能抗拒的手段,在撕裂著(zhù)他的思想和感受。網(wǎng)絡(luò )論壇上的貼吧,把白雅琪稱(chēng)為“公共汽車(chē)”。大凡一個(gè)女人被稱(chēng)為公共汽車(chē),說(shuō)明這個(gè)女人不止于用水性揚花來(lái)解釋?zhuān)浅鲆话闳讼胂蟮姆攀帯?br/>  無(wú)論是官場(chǎng)小說(shuō)里面還是現實(shí)生活中,電視臺的美女主播們與當地主政的地方官員已經(jīng)發(fā)生了太多的緋聞。假如把電視臺的新聞聯(lián)播比喻為一個(gè)舞臺,利用這個(gè)舞臺表演的主要是當地行政官員,美女主播則是其中的導演之一,二者共同成為這個(gè)舞臺上的演繹者。
  “難道這些都是真的嗎?”葉天問(wèn)看著(zhù)貼子在白雅琪的名字,悄悄地把她的照片從皮夾里抽出來(lái)擺在眼前,發(fā)出這樣的疑問(wèn)。在他眼里,照片上的那雙眼睛曾經(jīng)猶如天使一般純凈。此時(shí),因為有了陳孝廉的故事作為背景,純凈的眼珠兒恍然如同魔鬼一般邪惡。
  對于美女主播白雅琪,葉天問(wèn)可以毫不在乎地把她從心里拋棄,但對于另一個(gè)女人,他任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時(shí)的美女上司段麗娟,葉天問(wèn)真的不敢茍同網(wǎng)絡(luò )流言。
  人們常說(shuō),上帝給人的常常一樣多,在給美麗女人一副令人羨慕的外表時(shí),常會(huì )配之一個(gè)愚蠢的大腦。這個(gè)結論用在段麗娟身上明鮮不合適。段麗娟擁有重點(diǎn)大學(xué)的碩士學(xué)位,工作思路清晰,作風(fēng)踏實(shí)硬朗,非常注意協(xié)調同事和下屬的關(guān)系,領(lǐng)導和群眾對她的評價(jià)都很高。葉天問(wèn)在市政府辦工作近一年時(shí)間,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她發(fā)脾氣,每次見(jiàn)到她,總是笑容滿(mǎn)面,對領(lǐng)導和群眾都一視同仁。這么一位素質(zhì)優(yōu)秀又有良好口碑的領(lǐng)導,居然被傳是省委副書(shū)記陳孝廉的情人,葉天問(wèn)覺(jué)得這事太荒唐了。
  如果流言是針對白雅琪這樣的美女主播也就罷了,流言現在是針對陳孝廉、段麗娟這類(lèi)權高位重,掌握著(zhù)網(wǎng)絡(luò )生殺予奪大權的高官,貼子真是造謠生事的話(huà),早就被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通令刪除了。如今幾天過(guò)去了,這類(lèi)信息不僅沒(méi)有被刪除,反呈現愈演愈烈之勢。葉天問(wèn)不想多事,針對副市長(cháng)段麗娟的流言剛出現時(shí),他已經(jīng)囑咐網(wǎng)絡(luò )處向本市的網(wǎng)站打了招呼,一律不準轉貼有關(guān)領(lǐng)導查無(wú)實(shí)證的信息,否則將對相關(guān)網(wǎng)站嚴肅處理。市區內的網(wǎng)站堅決落實(shí)了市委宣傳部的指示,但是,網(wǎng)絡(luò )上針對陳孝廉及其段麗娟的各種流言依然是洪流滾滾。
  一個(gè)令人奇怪的現象是,自從市井流言蜂起,曾經(jīng)的新聞主角陳孝廉副書(shū)記像從人間蒸發(fā)了一般,從省內所有的新聞媒體上同時(shí)消失。如同步調一致地對陳孝廉的消息采取封殺的行動(dòng)一般,關(guān)于陳孝廉案件的真實(shí)情況,除了網(wǎng)絡(luò )論壇鬧騰得歡之外,所有的新聞媒體無(wú)一例外地保持了靜默。主流媒體的靜默給了網(wǎng)絡(luò )論壇發(fā)布消息的寬大空間。
  去年底曾經(jīng)發(fā)生這樣一段小故事,前任市長(cháng)莫正良提拔交流到沿海任副省長(cháng)之后,與他關(guān)系親密的一位縣委書(shū)記東窗事發(fā)“進(jìn)去了”,碰巧這段時(shí)間莫正良副省長(cháng)出國考察去了,報紙和網(wǎng)絡(luò )新聞上都不見(jiàn)他的消息,衛津民間傳出流言,說(shuō)莫正良副省長(cháng)受到縣委書(shū)記案子牽連,被中紀委“雙規”。信息不知怎么就傳到了莫正良的耳朵里,為了平息衛津民間的傳言,他回國之后,特地帶了一個(gè)陣營(yíng)強大的投資考察團,深入衛津進(jìn)行了長(cháng)達十天時(shí)間的投資考察活動(dòng)。那一段時(shí)間,衛津的報紙、電視幾乎都是衛津市委主要領(lǐng)導陪同莫正良副省長(cháng)考察新聞報道,坊間關(guān)于莫正良的流言這才得以平息。
  如同舞臺是一個(gè)演員藝術(shù)生命的風(fēng)向標,新聞媒體這個(gè)舞臺也被官員視為個(gè)人政治生命的風(fēng)向標,為了占據舞臺核心的主角,便不遺余力地起勁表演。站在配角位置的演員,則努力把臉朝前擠,試圖通過(guò)幾次精彩的出鏡,讓觀(guān)眾認可自己的演技,想以此擠上一線(xiàn)去唱主角。理解透徹了這一點(diǎn)之后,葉天問(wèn)心頭一陣一陣發(fā)涼。
  陳孝廉與段麗娟的風(fēng)流韻事網(wǎng)絡(luò )上傳得有板有眼,本市電視臺的新聞中,也有一段時(shí)間沒(méi)有見(jiàn)到段麗娟的身影了。無(wú)論從職務(wù)上,還是從年齡的懸殊等表面情況來(lái)分析,段麗娟與陳孝廉兩人風(fēng)牛馬不相及,把他們扯在一起的流言,屬于“張飛殺岳飛、殺得滿(mǎn)天飛”的無(wú)稽之談。世事往往就如同天際間飛舞的流星,表面看起來(lái)毫不相干,卻因為軌跡出現某種特殊變化,意外地發(fā)生交集。像陳孝廉與段麗娟雖屬于不同系列,但一同在河邊走的人,極有可能在某個(gè)時(shí)段發(fā)生碰撞,因而使他們的關(guān)系發(fā)生質(zhì)的變化。
  為了求證自己的想法,這天晚上,他特意搜索段麗娟的簡(jiǎn)歷。打開(kāi)百度頁(yè)面之后,葉天問(wèn)先輸入了“陳孝廉簡(jiǎn)歷”,很快出現了一串的網(wǎng)頁(yè)。葉天問(wèn)打開(kāi)了官方網(wǎng)站上提供的陳孝廉簡(jiǎn)歷。隨后,他又輸入“段麗娟簡(jiǎn)歷”,官方網(wǎng)站上沒(méi)有提供段麗娟的詳細簡(jiǎn)歷。在后面的條文中,葉天問(wèn)找到了一個(gè)由論壇提供的段麗娟簡(jiǎn)歷,這份簡(jiǎn)歷似乎是人肉搜索得到的結果。發(fā)貼者把她和陳孝廉的簡(jiǎn)歷并排放在一起,正如發(fā)貼者希望的那樣,葉天問(wèn)一目了然地發(fā)現了段麗娟與陳孝廉相交的人生軌跡。
  原來(lái),在陳孝廉掛任定安縣委副書(shū)記時(shí),段麗娟是縣委辦公室的工作人員。在陳孝廉離開(kāi)定安縣時(shí),參加工作不到兩年時(shí)間的段麗娟,破格提拔為定安縣團縣委副書(shū)記。段麗娟最為奇怪的一次調動(dòng)是,在陳孝廉任省委常委、西原地委書(shū)記時(shí),三十歲不到的段麗娟,由定安縣團縣委書(shū)記,提拔交流到鄰近的地區某縣任組織部長(cháng),成為全省最年輕的縣委組織部長(cháng)。
  釋疑之后,葉天問(wèn)猜測,發(fā)貼者能夠提供這么詳細的資料,說(shuō)明他是一個(gè)知情者,從背景上分析,甚至還有可能與段麗娟或陳孝廉存在過(guò)節。
  忽然,葉天問(wèn)泄氣下來(lái)。這么費勁地搜尋段麗娟和陳孝廉的故事,好像患了偷窺癖一般,其實(shí)挺無(wú)聊的。這個(gè)念頭讓他感覺(jué)自己的靈魂骯臟,于是趕緊關(guān)閉了網(wǎng)絡(luò )頁(yè)面,隨之關(guān)閉了電腦,離開(kāi)了書(shū)房,重新回到電視機前。
  忽然,手機鈴聲響了起來(lái),葉天問(wèn)見(jiàn)是電視臺主持工作的副臺長(cháng)鄭達非的手機號碼,以為是自己心靈的感應觸動(dòng)了對方,著(zhù)實(shí)嚇了一跳,趕緊把手機緊緊地抓在手里。





上一本:黑暗交易 下一本:誰(shuí)動(dòng)了我的乳房

作家文集

下載說(shuō)明
新聞主播的網(wǎng)絡(luò )情人的作者是斯力,全書(shū)語(yǔ)言?xún)?yōu)美,行文流暢,內容豐富生動(dòng)引人入勝。為表示對作者的支持,建議在閱讀電子書(shū)的同時(shí),購買(mǎi)紙質(zhì)書(shū)。

更多好書(sh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