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介紹

十四年獵詭人2:怪道胡宗仁(全5冊)


作者:李詣凡     整理日期:2023-04-25 06:48:20

  我是一個(gè)撒香灰念靈咒的職業(yè)獵鬼人,我的好友胡宗仁則是瑤山道派的純正道士。機緣巧合下,我們開(kāi)始合伙開(kāi)展驅鬼業(yè)務(wù),接下一樁樁神秘莫測的奇案。墓穴被開(kāi)發(fā)商毀去心存怨恨的群鬼、尸體不被安置對妻兒失望透頂的老人、抱著(zhù)私生孩子跳水自殺的第三者……我們見(jiàn)到了各種奇怪的鬼魂,但離奇背后,自有公道人心。只要有生死,就會(huì )有鬼魂。怪道在此,惡靈退散!
  第一冊 第一章 白袍道人
  我叫李詣凡,今年三十二歲。也許很多人因為我去年的一個(gè)無(wú)意之舉而認識了我,但是在我這接下來(lái)要寫(xiě)的全部故事里,請記住,我并不是主角。
  因為在他的世界里,正如他在我的世界里一樣,我們彼此是好朋友,是鐵哥們兒,三十多歲的我們還常常打架互毆,但這并不能影響我和他之間那種死黨的關(guān)系。我們曾一起經(jīng)歷過(guò)許多危險,對抗過(guò)很多匪夷所思的陰謀。對我而言,這種并肩作戰的情誼是珍貴的,我曾無(wú)數次動(dòng)念想要把他的故事寫(xiě)下來(lái),盡管我和他都算不上正人君子,盡管我們認識的時(shí)間,并沒(méi)有多少年。
  這件事要從2011年10月開(kāi)始說(shuō)起了。那個(gè)月的前一個(gè)月底,我正式從一個(gè)二十多歲的不良青年,走進(jìn)了三十歲不良中年的世界。是的,那年我三十歲了。這原本是一件非?杀氖虑,但在那個(gè)月的時(shí)候,我卻收獲了一個(gè)天大的喜訊,我老婆懷孕了。
  胡宗仁和付韻妮,都是我和彩姐的好朋友。他們倆結婚比我和彩姐結婚早了那么幾個(gè)月,胡宗仁求婚時(shí)候的餿主意還是我給出的。作為關(guān)系極好的兩家,我要做爸爸了這種喜事,自然是要約出來(lái)好好慶祝一下的。
  于是那天中午,我親自下廚準備了飯菜,中午大伙在我家美滋滋地飽餐了一頓后,付韻妮拉著(zhù)彩姐曬太陽(yáng)逛街去了,我和胡宗仁就在家繼續喝酒吃菜。
  坦白說(shuō),我從2009年認識了胡宗仁以后,對他身世的了解其實(shí)是有限的。我只知道這個(gè)人師承瑤山道派,他的師傅是一個(gè)退隱的瑤山老前輩,胡宗仁此人雖然向來(lái)瘋瘋癲癲,對于本門(mén)道法的傳承還是相當靠譜的。除此之外,我對他的過(guò)去了解得不多。
  趁著(zhù)那天高興,大家喝了不少酒,微醺但是沒(méi)醉,我們倆開(kāi)始分享自己的童年。那是我第一次從他自己口中得知他的過(guò)去,此前我最為津津樂(lè )道的,還是胡宗仁媽媽告訴我的,小時(shí)候他不小心掉進(jìn)茅坑,吃了一嘴屎的事情。
  胡宗仁跟我說(shuō),他出生在一個(gè)知識分子的家庭。父母都是中學(xué)的教師,按理說(shuō),他這樣的家伙,是不該像我這樣,多年跟鬼打交道,靠這個(gè)發(fā)財賺錢(qián)的。胡宗仁的家鄉在四川省儀隴縣,那是朱德元帥的故鄉。胡宗仁說(shuō),也許是八字的關(guān)系,從小到大,胡宗仁都是個(gè)不愛(ài)念書(shū)的人。但是每逢考試,總能被他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混過(guò)去,以至于成績(jì)雖然長(cháng)期墊底,卻從來(lái)不會(huì )面臨留級或退學(xué)的危險。
  胡宗仁說(shuō),一直到高中畢業(yè),他考試落榜了。然后家里人好說(shuō)歹說(shuō),想讓他重新再考一年,就在那個(gè)假期的時(shí)候,他伙同了幾個(gè)小伙伴,把一個(gè)其他學(xué)校的孩子,毆打成了重傷。
  他告訴我,本來(lái)他只是去湊人頭幫忙的,結果打著(zhù)打著(zhù),發(fā)現自己特別喜歡這種毆打別人的感覺(jué),也就停不住手,用一根手腕粗細的木棒打人家的脖子,結果把木棒給打斷了。最蠢的是,他在打完之后,還得意洋洋地丟下一句,我叫胡宗仁,你要是不服氣,就來(lái)找我吧,一副他自己是江湖大哥的模樣。
  不巧的是,那個(gè)被打的孩子,他老爹是儀隴當地一個(gè)比較有勢力的建筑包工頭,認識不少道上的朋友,當天晚上人家老爸就放話(huà)出來(lái),如果不找到胡宗仁要個(gè)說(shuō)法的話(huà),誓不罷休。胡宗仁說(shuō),那一年他的父親已經(jīng)去世了,所以家里就他跟他媽媽。胡媽媽見(jiàn)他闖禍了,慌忙托關(guān)系想找到對方家長(cháng)溝通,但是人家拒絕溝通。于是胡媽媽害怕了,就把胡宗仁托付給胡宗仁父親的表弟,也就是胡宗仁的表叔,讓他去那兒多一陣子,等風(fēng)頭過(guò)了再回來(lái)。胡媽媽說(shuō),她自己是個(gè)教師,又是個(gè)女人家,人家想來(lái)是不會(huì )難為她的。
  說(shuō)到這兒的時(shí)候,胡宗仁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。我了解他的性格,他大概很少這么去回憶自己當初那段荒誕的歲月,即便是跟付韻妮,可能都很少會(huì )如此分享。他接著(zhù)說(shuō),他的表叔,是最近幾年才回到四川的,目前定居在成都。在此之前,是一個(gè)道家居士,具體師承哪里他卻不肯告訴我了。胡宗仁說(shuō),正因為那段日子的躲風(fēng)頭,才跟著(zhù)自己表叔第一次接觸了道家的文化,雖然時(shí)間不長(cháng),但是表叔說(shuō)他是塊料子,于是就瞞著(zhù)胡媽媽?zhuān)押谌室]給了自己認識的一位老師父,為此胡宗仁的媽媽和表叔鬧得很僵。這位老師父是青城的一位掌觀(guān)法師,起初說(shuō)是要考察一下胡宗仁的秉性,于是讓他成天跟在老師父背后,什么事都不吩咐他,也不管他,就看他成天干嘛。
  我笑著(zhù)問(wèn)胡宗仁那段日子肯定把你給憋壞了吧?胡宗仁說(shuō),可不是嘛,簡(jiǎn)直是度日如年啊,后來(lái)我有一天心里煩躁得很,有幾個(gè)上山來(lái)的香客在廟里大聲喧嘩,還臟話(huà)連篇,我看不過(guò)眼,就去提醒他們。結果幾句話(huà)說(shuō)得不對頭,就打起來(lái)了。
  我對著(zhù)胡宗仁豎起大拇指,說(shuō)兄弟你真強,祖師爺跟前都敢打架,你不當流氓簡(jiǎn)直可惜了。胡宗仁說(shuō),那天他本來(lái)也郁悶了好長(cháng)時(shí)間了,老師父既不教他東西,也不阻止他干任何事,甚至連收徒這樣的話(huà)說(shuō)都沒(méi)說(shuō)過(guò),他心里氣不過(guò),覺(jué)得自己打架跑路已經(jīng)夠倒霉了,到了這山上道觀(guān),還是不招人待見(jiàn),加上自己本身也就是這么個(gè)臭脾氣,走到哪兒都容易惹事。
  我問(wèn)胡宗仁那這件事后來(lái)是怎么處理的。他說(shuō)掌觀(guān)師父當時(shí)還是出來(lái)袒護了自己的,那幾個(gè)香客雖然跋扈,但終究還是不敢在道觀(guān)里鬧事,而且當時(shí)胡宗仁還是個(gè)小毛孩子,計較起來(lái)也不大得體,所以對那幾個(gè)人來(lái)說(shuō),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但是掌觀(guān)師父卻說(shuō)胡宗仁這樣的孩子,自己不敢再收下了,于是打算打發(fā)他下山去。
  胡宗仁說(shuō),這件事對他的打擊特別大,他當時(shí)認為自己是為了維護道觀(guān)清靜,才和那些香客發(fā)生爭執的。自己身上穿著(zhù)他們道觀(guān)小道童的衣服,誰(shuí)知道掌觀(guān)師父卻要因此把自己趕出去,他想不通。就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從廂房里走出來(lái)一個(gè)穿白色道袍的老頭,對掌觀(guān)師父說(shuō),這個(gè)年輕人血氣方剛,生性倔強,咱們學(xué)道之人,遇到自己認為可造之才必當留下,但對于那些明明可以通過(guò)教化來(lái)改變的人,為什么要如此決絕地拒之門(mén)外?
  那個(gè)白袍道人對當時(shí)的掌觀(guān)師父說(shuō),道兄若是不嫌小道才疏學(xué)淺,本領(lǐng)低微,就讓小道帶走這個(gè)年輕人,讓他跟在我身邊,隨著(zhù)我去云游拜訪(fǎng),不知道可否?
  胡宗仁說(shuō),當時(shí)他心里全是委屈,覺(jué)得自己恐怕也沒(méi)這么招人嫌,被掌觀(guān)師父責罰他其實(shí)是不服的。而此刻那個(gè)白袍道人站出來(lái)替自己說(shuō)話(huà),這讓他感到了一陣欣慰,同時(shí)倔強脾氣也上來(lái)了,原本跪在地上認罰,突然昂著(zhù)腦袋站起來(lái),非常不屑地對掌觀(guān)師父說(shuō),既然你這廟子不留我,那我也不留在你這兒了,天大地大,誰(shuí)稀罕待在你這個(gè)成天菜里都不放鹽的道觀(guān)里頭!
  我笑了起來(lái),這么多年了,這家伙的性格還是沒(méi)有絲毫改變,不過(guò)分地說(shuō),現在的他,還變本加厲了許多。
  胡宗仁也笑了起來(lái),他接著(zhù)說(shuō),那個(gè)掌觀(guān)師父原本是受到他表叔的囑托,才臨時(shí)把胡宗仁給帶在身邊的,本來(lái)估計也不怎么想留下他,這胡宗仁一闖禍,他有了個(gè)名正言順的理由,加上白袍道人站出來(lái)說(shuō)要接管胡宗仁,大概是心想這樣也好,左右不得罪人,只怕是胡宗仁從此要恨上自己一段日子了。于是當白袍道人這么說(shuō)的時(shí)候,掌觀(guān)師父也就欣然答應了。
  胡宗仁說(shuō),當時(shí)他只是個(gè)毛頭少年,對于道法雖然接觸了一段時(shí)間,但是那畢竟時(shí)間短暫,自己也沒(méi)遇上一個(gè)肯真正認真教自己東西的人,所以在那之前,他對于中國的道教文化,所知極為膚淺。但是這個(gè)白袍道人帶著(zhù)胡宗仁走了以后,接連去了峨眉,天臺等幾處名山,期間兩人同吃同住,白袍道人一路上也沒(méi)有教過(guò)胡宗仁任何關(guān)于道教或是道法的東西,也絲毫沒(méi)提過(guò)拜師收徒的事,只是不斷去問(wèn)胡宗仁一些過(guò)往生活的事情,例如他為什么不上學(xué),為什么跑路,想不想家等等。
  胡宗仁說(shuō),當時(shí)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是白袍道人帶著(zhù)他步行按著(zhù)老路上峨眉的時(shí)候,白袍道人問(wèn)了他一句話(huà),說(shuō)假如那天沒(méi)人搭理你,你真的被趕下山了,你又做什么去?胡宗仁想都沒(méi)想就回答說(shuō),大不了找個(gè)臨工做著(zhù),我年輕力壯,總不能把我餓死了。
  白袍道人說(shuō),如今這世道,是沒(méi)人會(huì )被餓死的。但你胸無(wú)一物,身無(wú)一技,即便是讓你找到一份工,以你的性格,也很難長(cháng)久做下去。因為你距離變得成熟,還有不短的時(shí)間。胡宗仁說(shuō),當時(shí)他以為這個(gè)老道士是又在找借口婉轉地想要趕他走了,正準備負氣反駁幾句的時(shí)候,白袍道人指著(zhù)山間水塘里說(shuō),你看這水塘,里邊有水蛇,有泥鰍,有鱔魚(yú),它們有的是強者,有的是弱者,但這水蛇鱔魚(yú)泥鰍,連手腳都沒(méi)有,人家也懂得求生存,你有手有腳,難道就只想著(zhù)靠打零工生活嗎?
  胡宗仁又喝了一口酒,對我說(shuō),那是白袍道人給他說(shuō)的第一句讓他震撼的話(huà),因為要讓胡宗仁這樣的人聽(tīng)懂道理,其實(shí)并不是容易的事。他告訴我,當下他就對眼前的這個(gè)白袍道人產(chǎn)生一股前所未有的敬意。
  胡宗仁告訴我說(shuō),后來(lái)他才知道,眼前的這個(gè)老道士,屬于民間道派瑤山派,大半輩子的時(shí)間都在各地云游,不參加任何宗教管理機構,自由散漫,知足常樂(lè ),幧脚呻`屬民間道派社團軒轅會(huì ),拜軒轅黃帝,立志振興國教。
  而這個(gè)白袍道人,最后成了胡宗仁的師父,他就是邢崖子。





上一本:誰(shuí)動(dòng)了我的乳房 下一本:十四年獵詭人(全5冊)

作家文集

下載說(shuō)明
十四年獵詭人2:怪道胡宗仁(全5冊)的作者是李詣凡,全書(shū)語(yǔ)言?xún)?yōu)美,行文流暢,內容豐富生動(dòng)引人入勝。為表示對作者的支持,建議在閱讀電子書(shū)的同時(shí),購買(mǎi)紙質(zhì)書(shū)。

更多好書(shū)